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中国文学翻译者的故事

      在拉丁美洲的西语国家,中国文学的西班牙语译作还比较少。但是对于海外的一些青年译者们来说,翻译中国文学既是自己的兴趣所在,也是值得为之付出青春年华的事业。说起与中国文学的结缘,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些独特的故事。

        从保加利亚到墨西哥

  在墨西哥有这样一位特殊的汉学家:她是保加利亚人,却能够从事中国和西班牙语之间的文学翻译,她叫拉嫡娜(Radina Plamenova Dimitrova),目前是在墨西哥学院亚非研究中心博士生。拉嫡娜现已完成一系列中西、中保作品的翻译,涉及白朴、洪昇、蒲松龄、冯梦龙、蒋韵、北岛、郭敬明、许立志等作家的作品,以及7部中国电影。

    “我从13岁开始在保加利亚米盖尔塞万提斯学校学习双语课程,最初希望在将来能够从事保-西文学翻译工作”,拉嫡娜说, 但这个计划在她20岁就读于索菲亚大学东方文学系时被改变,那时她的两位恩师带她认识了中国文学。拉嫡娜从翻译唐诗开始,后来自己又试译了贾平凹的《丑石》,后来又去了华中师范大学进行了硕士的学习,逐渐成为了专业的中国古代和现代文学的专业研究者。

    硕士毕业后,拉嫡娜来到了墨西哥学院攻读博士,继续她的拉美之梦,当然也没有停下翻译中国文学作品的脚步。目前她翻译工作的对象涉及中国古代、现代与当代文学。2013年她获得了中国当代优秀作品国际翻译大赛西班牙语组二等奖;2014年获得了保加利亚孔子学院莫言短篇小说翻译大赛汉学家组二等奖。

       来北京参加翻译交流会议期间。她对本刊记者表示,对于海外汉学家而言,相比资金的投入,信息的帮助和专业领域的建议更加重要。 “当我们独自面对中国庞大的中国文学宝库,会容易迷路,”拉嫡娜认为,对于哪些书可以投入精力去翻译,她特别需要专业的建议,最好是有一个推荐的名单,既能知道哪位作家比较好,又能有选择的空间。

         从事文学翻译工作自然也少不了和出版社打交道。她第一次合作的出版社是五洲出版社,经她的老师莉莉安娜(Liljana Arsovska)推荐,拉嫡娜有机会翻译姜琍敏的《赌石》,这是一篇比较复杂的中篇小说。“我很荣幸能够翻译这部作品,因为首先这个作品很好,其次是出自女作家之手,另外在墨西哥还鲜有这样的中篇小说翻译出版”。今年在鲁迅文学院,她收到了另外一家出版社的小册子,里面有一部她关注已久的的沈从文的作品。“我一下子就找到了我的下一个目标”,拉嫡娜说。

       拉嫡娜也很希望和中国同样从事翻译的专家多交流合作,她非常能够理解中国翻译家用西班牙语对外译介中国文学作品的不容易。“如果我不是从小学习西班牙语,又常年居住在墨西哥,很巧我丈夫是一个墨西哥诗人、是一个文学家,我可能没有这样的条件做出这样的工作”,拉嫡娜说。

        由杜甫爱上中国文学

    来自阿根廷的明雷(Miguel ngel Petrecca)说,他走上中国文学的翻译道路其实有点奇怪,说起来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

     “当时我有一个文友,我们两个人一起阅读杜甫的作品,特别希望能够读懂原文的,但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读懂中文需要多年的学习,于是读书计划失败了。从此,我就踏上了学习中文的道路。”

   明雷说,他最早接中国文学是中国诗歌,尤其是以李白、杜甫为代表的中国经典诗歌作品,但这些并不是西班牙语版本,而是由一些北美著名诗人、翻译家所翻译过来的。

   “对我来说,杜甫是一个伟大的诗人,无论是他的写作手法、他对时代的反映、他独特的文学视角都使我心折服”。能够用中文读懂杜甫,成为他学习汉语的动力。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就读文学时,明雷就已经学习一些汉语,之后他得到了一个奖学金来到北京语言大学进行了为期一年的汉语学习。

     由于翻译中国古典诗歌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明雷一开始学习的又是现代汉语,所以把重点放在了中国当代诗歌。“我觉得中国当代诗歌非常的有意思,这时候我有机会翻译和编辑了一本中国当代诗集:《精神的国度:中国当代诗歌一百首》(Un pa s mental. 100 poemas chinos contempor neos)。”这是他第一部翻译作品,在阿根廷出版后,又在智利出版。

      明雷认为,在翻译的过程中当然有很多困难,但他更愿意称困难为挑战,因为中文语法、词汇、文化、句法等等虽然很难,但是特别有意思。比如在汉语里,家族名字有着非常宽广的外延,但是在西班牙语里则仅止于字面。

     明雷现在是法国国立东方语言文化学院(INALCO)的博士生,今年他翻译了中国当代著名诗人于坚的诗集(La piedra de Kata Tjuta),他编译的《当代中国短篇小说十篇》也在2015年出版(Despu s de Mao. Narrativa china actual)。目前,他为一家智利出版社翻译的鲁迅短篇小说作品也正在进行,因为至今为止拉丁美洲还没有鲁迅的西班牙语译本。

         我们对中国文学的了解还远远不够

     “对于现在的墨西哥人来说,对于中国文学的了解还是远远不够。说起中国文学,大部分都知道莫言因为他得了诺贝尔奖,很少有人还知道麦家和他的谍战作品。”墨西哥译者马安娜(Adriana Mart nez Gonz lez)说,来过墨西哥参加过孔子学院“中国作家拉美行”系列活动的作家逐渐被当地人熟悉,而如果回归到鲁迅、张爱玲这些非常重要、也非常基础的作家,反而没什么人知道。所以在她看来,中国文学在拉美仍然缺少推广和传播。

     马安娜大学所学专业为拉美文学,在上学的时候她发现,竟然整所大学发没有一个人对亚洲文学有比较全面的了解,于是她希望多看一些中国作家的书,并在大学毕业后来到北京语言大学继续学中文。2007年她3开始在墨西哥学院亚非中心读硕士,专修中国当代文学。近两年她翻译了叶多多的《澜沧拉祜女子日常生活》。

      在马安娜看来,中国文学和西方文学的一大区别在于语言。中文的叙述方式是隽永的、从容的、自然的,而西方读者所习惯的西班牙语、尤其是英语作品的节奏则要快的多。

    她选择翻译的另一位作家是毕飞宇。毕飞宇讲述了许多人物的故事,而很多人物的性格和想法并不是在文字中,而是在字里行间体现出来的,这会让读者在阅读中非常耗神。阅读体验其实也和性格相关——“我们拉美人是非常热情、善于表达;而中国人则是谨慎而沉默的,虽然和我们一样有着各种各样的感受,但是并不说出口。”这样,许多拉美读者在读完了一本中国小说之后会说“这什么也没发生啊”,其实什么都发生了,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能看到、理解到你们能看到的东西。

 文 安薪竹

(今日中国杂志社 供稿)

12723145666070



来源 : 中国网(北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中国文学翻译者的故事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