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纸牌屋》原著上市 七中英语老师翻译

90

不久前,热播美剧 《纸牌屋》的原著小说出版,该书的译者何雨珈是位85后,活泼可爱的川妹子,目前在成都七中高新校区国际部担任英语老师。

何雨珈乐观、健谈,她甚至自诩是个“话唠”。虽然她当时毫不犹豫地接下了《纸牌屋》的翻译工作,但她也坦承读了原著之后觉得挺难:“看到网络上很多对这本书的褒贬之词,我觉得都很正常。”

翻译初衷:着迷美剧版

何雨珈,本科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研究生就读于香港大学。如今,她是成都七中高新校区国际部的一名英语教师。

何雨珈曾遭遇过一场车祸,为此她休养了两年。高中时,她是一个文艺青年,想当作家。大学时代,她就开始做一些零散的翻译兼职。此前,她曾翻译过《再会,老北京》、《那些拯救我们的人》等欧美著作,是什么机遇让她翻译了《纸牌屋》?

何雨珈透露道,2013年夏,《再会,老北京》的作者迈克尔·麦尔在北京单向街书店进行了一场读者沙龙,担任翻译的她给编辑潘江详留下很好的印象。之后,潘江详询问何雨珈有没有兴趣翻译《纸牌屋》的原著小说。当时的何雨珈对这部美剧也十分着迷,“我听说是这本书很高兴,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凯文·史派西的演技也让我十分着迷。”

于是,何雨珈花了4个月的时间来翻译《纸牌屋》——她通常的翻译习惯是先将原著通读一次,然后,每天花上两三个小时逐章翻译。她主要根据早前出版的原著翻译,但英国版权方又作出调整,有不少是作者迈克尔·道布斯本人要求更改的内容。比如小说第一页的那篇长文“世上没有永恒不变的事物”,道布斯就作了添加。

翻译困难:自嘲“傻大姐”

“这本书对我的挑战挺大的,”何雨珈坦言,“看完这本书之后,发现跟美剧的风格完全不一样。这里面涉及到了很多知识。”令她感到最困难的是英国老牌政客迈克尔·道布斯的用语特别老道,并将自己在政坛摸爬滚打多年的东西都写进小说,“而我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大姐”,何雨珈笑着说道,“翻译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吃力,就好像史派西一直盯着我,说我翻译得不好。”

2月20日,在《纸牌屋》原著小说中文版正式上市前,有位读者看过试读章节的文字后写了一篇《翻译这么糟糕,译者你知道吗?》的帖子,这位读者举例称译者翻译得生涩拗口、词语选用得不恰当。为此,何雨珈特意写了一篇长文作为回应,“毕竟众口难调,有人觉得我翻译得好,也有人给我发微博私信,指出我哪里翻译得不好,这些我都很感谢,说明读者都认真地读了。”

翻译标准:不擅自添加

翻译应该遵守怎样的标准?何雨珈认为,要根据原著的风格,“我在大学学笔译的时候,这门专业课老师会把我的卷子拿出来批评,说‘太freestyle了’。因为我有时会把句式变一下,或者增加一些古诗词。”何雨珈说,“我有个标准–自己读一下,然后想想我们平时会不会这么说话。当然,后来的编辑就比较尊重我的自由。但翻译这本书不太一样,因为原著写得很好,我想保留原著那种严谨的风格,所以完全不敢加入自己的东西。”

何雨珈透露,现在她正在翻译一本纪实作品,“写得很自由,我也翻译得很自由。”何雨珈说,虽然,翻译一本书的稿费并不多,但会带来很大的满足感,“有的读者因为你翻译了这本书,觉得这书很好,来联系你,并且告诉你‘谢谢你翻译了这本书’,这很让我感动。”

是否有计划将中国好的文学作品翻译到国外?何雨珈谦虚表示“英文水平还不够”。她说,“我觉得后面会尝试,但我要先做好心理准备,等我英语特别好了之后。虽然现在一些朋友找到我,我也会帮他们翻译,但我觉得自己还需要再磨练一下,再多读一些英文书。”

 



来源 : 网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纸牌屋》原著上市 七中英语老师翻译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