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著名翻译家草婴先生追悼会举行 各界人士前来送别

41A76E779BB175296B0416431E366965

晨报记者 徐 颖

    中国共产党党员、上海市第一至第五届政协委员,上海市第八、第九届人大代表,中国翻译协会原副会长、上海市文联原副主席、上海市作协原副主席、上海市翻译家协会首任会长,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著名文学翻译家草婴(盛俊峰)同志遗体告别仪式,昨天下午在上海龙华殡仪馆举行。

       草婴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10月24日18∶02分在上海逝世,享年93岁。

    草婴同志病重期间及逝世后,中央领导同志、其他有关方面领导同志以各种方式表示关心、慰问和深切哀悼。韩正、杨雄、殷一璀、吴志明、应勇等领导,以及国家有关部委、全国及本市文化界著名人士等敬送花圈。

     昨天下午3时,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董云虎与社会各界人士向草婴同志遗体三鞠躬,作最后送别。有关部门和单位的负责同志,草婴同志的亲属、生前友好及文艺界人士、众多读者也前往送别。

        88岁高龄的著名翻译家吴钧陶老先生坐着轮椅来到现场,送好友最后一程。

      草婴凭一己之力将托尔斯泰的全部小说翻译成中文;他一生淡泊名利,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当年稿费1000字7元

        从没听到草婴抱怨

       著名翻译家冯春,《托尔斯泰小说全集》12卷本的责任编辑,以及原上海翻译家协会会长、复旦大学教授、博导夏仲翼昨天都来到现场,他们共同追忆了草婴先生以及那个翻译文学的黄金时代。

        作为责任编辑,冯春与草婴之间的关系十分密切。他说,草婴自1978年开始翻译托尔斯泰的作品,每天上午雷打不动是他的翻译时间,所以,如果登门,他通常都是下午去草婴家。夏仲翼回忆,每次去看望草婴,都是坐在他的那张桌子前面,在那儿一本一本地翻。

      冯春说,草婴翻译托尔斯泰是个漫长的过程,历时近20年。当时的过程是,草婴在初稿的基础上不断修改、誊清,然后送给作为编辑的他,他再提出修改意见,再修改,再审阅,直到发稿打出样刊,还需要看样刊,反复几轮校正,才能最后成书。因此,在一部著作问世前,两人之间有非常多的回合,多到数不清。冯春说,草婴很虚心,不同于其他人,总是希望他能多提意见,越多越好,两人合作这么多年,从无争执。而在译文上,他认为,草婴的独到之处在于,他在语言上还原了托尔斯泰表达的生动。

       草婴翻译速度并不快,冯春说,平均算下来,每天的翻译也就1000字的成品。草婴并没有正式工作单位,完全靠稿费生活,在译文出版社的时候,冯春总是给草婴最高的稿费,但即使是最高的稿费,也是很低的,上世纪80年代,大概1000字7元。生活的清苦可想而知,但冯春从没有听到草婴为稿费抱怨过。

     他说,草婴对自己的译文要求很高,“其实,不仅仅是草婴,老一辈翻译家都这样。他们潜心翻译,严谨认真,精益求精。现在的翻译界比较浮躁,因此对当下年轻翻译者来说,草婴是一种很好的示范”。

         斯人虽远行

       20卷“著译全集”明年出版

      上海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曹元勇昨天也出现在送行的队伍中,他是草婴译《托尔斯泰小说全集》策划和编辑。

     他难过地说:“我们一直以为草婴先生凭着他非同一般的顽强意志,一定能战胜病魔,在有生之年用他颤抖的手指,触摸到计划中明年出版的20卷《草婴著译全集》。孰料,草婴先生却在这个时候平静地辞世而去了。”

        曹元勇曾多次造访草婴的家,他清晰记得,“2003年底至2004年三四月份《托尔斯泰小说全集》排好版后,草婴先生坚持要亲自看校样,把编辑工程中疏忽的差错用非常工整的字体一一改正。而且他一般会坚持自己的翻译语感,我曾经问他是否可以把《伊凡·伊利奇的死》改成《伊凡·伊利奇之死》,草婴先生就没有同意”。



来源 : 新闻晨报(上海)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