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更多的年轻美国人向汉语挑战

波拖马可河,马里兰(路透社)- 对于10岁儿童来说,学习几何已经是很费力的事。 但是在张博士的班上,那些年纪尚小的美国学生们却用汉语来学习几何。

马里兰的波拖马可小学,坐落在华盛顿北部一个繁华的郊区,是越来越多教授中文的美国学校之一,由于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及中国对世界影响力的加强,中文现在成了热门语言。

在波拖马可小学,年仅6岁的儿童就热衷于汉语的学习,一方面是因为受到父母的激励,另一方面是他们自己渴望做一些不寻常的事。

波拖马可小学校长Linda Goldberg 说:“这一切令人非常惊讶,尤其在学校的最初几个月,当你走进一个初级班教室,发现孩子们居然能听懂老师全部用汉语讲的内容”

“有一半的时间孩子们甚至没有意识到老师在讲一门不同的语言。 他们完全投入其中。” Holly Hand说。他的女儿Chloe也在张博士沉浸式教学的班级里。

美国宣布2005年为“语言年”,然而只有少数美国人知道这个名称。 根据2002年现代语言协会一项调查,与以往相比,如今有更多的大学生在学习外语。 登记学习汉语的人数比1998年增长了20%。

根据人口普查局调查显示,现在有140万名学生学习15种主要的语言,这意味着比1998年增长了17%。 但是只有9.3%的美国人既能说母语也能说一门外语,相比之下,有52.7%的欧洲人能说两种语言。

一眼就可以看出,在波拖马可小学,沉重的国家优先观念向文化交流的乐趣让步。

走廊上装饰着中国艺术风格的帮助学习的花彩,例如在填充动物玩具上贴上中文名字。 孩子们唱中国的民间歌曲,用汉语吟诵美国托儿所的诗歌。

不过在张志安第五阶段的沉浸教学班上,只有在严格的词汇训练和三人一组、四人一组的训练完成之后,学生才能唱歌和做游戏――全部用汉语授课。

张博士说:“我的学生擅长听力和阅读,但写作比较薄弱。”他拥有教育学哲学博士学位,在家乡北京曾是一名教师。 Ian Alers说掌握汉字的过程是艰苦的。

第五阶段的学生说:“书写汉字非常困难,因为你要按顺序一笔一划地写。”

10岁的Chloe Hand说汉语很“酷”,她已开始理解汉字复杂的书写规律,其中还包括着词义和发音的基础。

“这是一门完全不同的语言。 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查阅,” 她说,“ 我可以用中文写出可口可乐一词,这个词有好几个出现了意思是嘴的小方框。”

向中国出售可口可乐和其它美国产品的梦想有助于推动人们学习汉语的热情。 根据语言习高级研究中心所说,640所美国大学提供汉语课程,同时有102所学校从幼儿园到12年级教授汉语。

美国政府对传授汉语也是颇感兴趣。他们在1994年开始了国家安全教育计划(NSEP),资助大学研究包括东亚和中东在内的全球关键地区的语言。

2002年NSEP开始了全国重点语言项目,以阿拉伯语、汉语、韩语和俄语作为试点,这些都是被认为对美国安全至关重要的语言。

在伦敦学校,一所邻近马里兰贝塞斯达的私立男子学校里,17岁的Quentin West说他6年前开始学汉语因为“我觉得那会很有趣。”

但是当马里兰本地人克林顿计划上大学的时候,他意识到在中国的大好机会。

West说:“中国正在发展,我猜想他们现在需要诸如律师和商人等的服务。”

一些波拖马可的学生家长为了跟上自己的孩子,到汉语夜校学习,他们说不愿意为10岁大的孩子设计职业道路。

Hand说:“即使我的孩子没有利用她学的汉语发展自己的前途,可她已经对另一种文化有了很多的了解。” 她说,学习汉语“同只学习本国语言相比”,有助于孩子们“用一种不同的方式进行思维”。

10岁的Allison Rosenstock说她想跟随她的父亲并且“开始自己的事业,在中国有公司。”

17岁的伦敦学生John Skolnik说他的研究在实现个人成就的同时也会给国家带来财富。 他还说到:“当许许多多像我们一样的孩子长大成人并且有希望会说汉语的时候,当他们在同中国有贸易和商业往来的公司找到工作的时侯,对于像美国这样的国家来说,是一次重大的飞跃。”

(译网晓芬编译)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