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阿语翻译成为回族女孩眼中最有前途的职业

新华网宁夏频道10月18日电(记者 张彦)24岁的苏红梅看上去和大城市的“白领”没什么分别,穿着时髦、装容精致、谈吐自信,甚至可以用外语与人轻松交流。没有人能猜到她是一名来自中国最贫困山区的回族女性,而且还曾在中学一年级就被迫辍学,喂羊、铡草、种地,操持了好几年家务。

“看着同龄人上学的背影,我不知偷偷哭了多少次,”回想往事,苏红梅难掩感慨:“要不是同心县韦州镇的阿语学校以低廉学费招收女学生,我哪有今天的风光。”

她即将踏上开往浙江省义乌市的长途汽车。被称为“中国小商品之都”的义乌市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小商品生产厂家和经销商。阿语学校刚毕业,一家来自沙特阿拉伯的鞋业公司就向苏红梅发来了邀请函。翻译工作使这个曾经为几十元发愁的回族女孩每月拿到了1500元的工资。

不仅如此,与同样从事翻译工作的老乡王振龙相识后,苏红梅还成为家族众多姐妹兄弟中唯一一个自己主宰婚姻的人。之后聪明的小两口还大胆创业,辞去各自收入颇丰的工作开办了一家“阿语翻译中介公司”,自己当起了老板。

苏红梅回家探亲孝敬老人的高档毛毯让家乡姐妹们眼热,她的变化和成就更令她们心动。“没想到女人还能这样过!”已经有3个孩子的马小梅啧啧称奇:“我跟她岁数差不多,以前还曾笑话她一个女人家不安分。现在和她比真是‘天上地下’。我只能整天围着孩子和灶头打转,丈夫打工一年的工钱还没有她一个月赚得多。”

不少年轻女孩更将苏红梅当作自己的“偶像”。14岁的虎小燕已经打定主意要去山西的女子阿语学校。“听说那里学费低,教得还好。”作为家里最大的孩子,4个弟妹和病弱的妈妈“迫使”她早早离开了学校,在公路边的小饭馆找了份服务员的工作。偶尔看得上电视的她对山外的世界充满好奇和渴望:“可回民出门饮食不方便,我又没有一技之长,有时候看着公路就哭了。”

苏红梅的经历也让当地许多中老年人“开了眼界”,送女孩子上学很快成了不少“老脑瓜子”的共识。留着一把“山羊胡”的老爷爷马登贵说:“小孙女说长大要像小梅(苏红梅)一样做翻译,攒钱让我去朝觐呢。”

现在,像苏红梅一样主宰自己命运的回族女性已经越来越多。苏红梅的老乡丁孝梅虽然只有小学文化程度,却以勤奋和毅力在银川市保伏桥阿语学校完成了3年所有课程,通过银川伊斯兰劳务公司的选拔考试后,她在约旦骆驼制衣公司找到了一份翻译工作,月工资4000多元。离家仅仅4年,她就拿回了一个8万多元的存折,让一家老小惊讶不已。她72岁的母亲说:“我们辛苦一辈子也赚不来这么多钱哪。”(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阿语翻译成为回族女孩眼中最有前途的职业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