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用向上的心 学做人

 

唐翼明1978年考上研究生,后赴美师从著名美籍华裔学者、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夏志清,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博士,现任华中师范大学国学院院长,学术专长为魏晋文学与魏晋思潮,主要著作有:《古典今论》、《魏晋清谈》、《魏晋文学与玄学》等。弟弟唐浩明是写出《曾国藩》的著名作家、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席。

《颜氏家训》是南北朝时期文学家颜之推的传世代表作,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内容丰富、体系宏大的家训,全书阐述立身治家之法,内容涉及教育、儒学、佛学、历史、社会、文学等诸多领域。唐翼明此前曾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上开讲《颜氏家训》。上周末,唐翼明来深解读《颜氏家训》,其间,唐翼明先生拨冗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谈求学:活在这世上必然要读书

广州日报:此次来深解读《颜氏家训》,能否结合你自身的经历谈谈父母、家族亲人言传身教对一个人性格以及成长的影响?

唐翼明:一个人人格的形成,基本上是在家庭完成。我的父母都来自于耕读之家,就是有读书传统的农民家庭。传统读书人家庭一般都有作风和规则,一般都是在日常的言传身教。

在我七岁时,随伯父在乡下,家庭管教很严;例如不可以睡懒觉。天一亮,有的放牛、有的砍柴、有的挑水,没有敢躺着睡觉。到农闲时,会识字的族人一般会教孩子识字,学习《三字经》、《古文观止》等。到后来会觉得读书非常有意思,知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句子,会觉得比不识字的小孩有优越感。我们小时候,被骂最严重的话就是说“你这个没有家教的东西”,稍微有些聪明点的小孩被骂了,便会以此为羞耻。

广州日报:您的求学经历比较坎坷,36岁考上研究生,而后又赴美历时8年拿到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位,这是归功于你一以贯之的毅力么?

唐翼明:我36岁才考上研究生,我一直有强烈向前走的欲望,有向上的心理。

我1960年高考,当时没被录取,后来校长留下我做了一名中学老师,而我几乎所有的传统典籍,都是那时读的。最早读的是读杨伯峻的《论语译注》,400页。我告诉自己每日读20页,一个字一个字读。为了加强古文,我也读王力的《古代汉语》,我也是按照这个办法一天读20页,2000页,100天读完。我的古文除了小时候的一点底子,基本上那时候自学打下的基础。1978年时,考上研究生,我都36岁了,突然有这个机会,抓紧。读书不可以放弃,活在这个世界上必然要读书。

谈独生子女:不要溺爱

广州日报:独生子女家庭成为目前主要的家庭模式。您认为独生子女家庭教育中,最该注意的是什么?

唐翼明:独生子女有其特点,首先要强调一定要防止溺爱。很多父母对于孩子爱护过度,认为孩子只要把书念好就行了,洗碗洗衣服等家务也不要孩子沾手,家庭生计更不需要考虑。

但是,每一个人人生的道路都是要自己走,自己去面对社会现实。很多家长不是不懂这一点,但就是不做。一旦孩子被溺爱,面对生活就会非常脆弱,一点困难也经受不起,有的考试不顺利、失恋了,也要跳楼,缺乏与困难搏斗的勇气。

我写《解读》这本书,一方面是给自己做总结,一方面是希望对年轻人有启发。如果不去努力奋斗,我怎么会有今天,可能就永远是农民,也一直做中学老师。

对于独生子女教育,除了父母别溺爱孩子,另外还要注意的是,从小不要让孩子自私。独生子女从小缺乏与他人共享的生活体验。现在有一种流行说法,是90后的孩子很“自我”,这种“自我”里面的个性,就是不太顾及别人感受,长大后走入社会会比较难以处理好与社会的关系。

广州日报:你曾呼吁学校教育必须改革。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是怎样的关系?

唐翼明:近三十年的教育带有功利主义,而家长孩子考虑的更多是读什么专业好找工作,薪水是不是高,是不是舒服,目标是钱,而不是培养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我认为,学校教育要教会孩子处理人与社会的关系,要懂秩序懂法律懂得义务和责任,在道德教育上要正派诚实,成为对家庭、国家、社会负责任的人。

人格培育,古今中外无太大区别,在根本理念上是一致的。现在有一种说法,好一点的理念都是从西方来的,哪有?比如古人讲“仁义礼智信”,其实换一种说法,“仁”不就是要求关怀弱势群体,“礼”就是要求懂礼貌,“信”就是要诚实,真实面对自己。还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讲的就是平等。我们需要做的就是通过不同的表述方式,与古人进行沟通。

谈国学热:亲近国学 要过古文关

广州日报:国学教育热在日渐兴起,也有中小学校以开课等方式满足家长需求。你如何看待当下的国学热?

唐翼明:国学热其实是从民间发起的。为什么会有这种需要?在我看来,是一种自救。首先过去几十年来,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批判太多,继承太少。传统文化里有许多优秀的东西,将证明是人类的宝贵财富。现在我们在国民素质和道德教育上仍需提高。

国学兴起的背后,更多的是家长们对现行教育体制的一种迷茫,这需要反思。

广州日报: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书籍典章也浩瀚如海。对于非专业研究领域的普通市民而言,该如何亲近国学?

唐翼明:第一步首先要过古文这一关,如果不能通过就会比较难。如果古文底子不好,可以先从翻译后的白话文读起,从注解看起,作为起步阶段。但是要真正读懂传统文化,必须要懂古文。



来源 : 广州日报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