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英汉翻译中的文化透析

  英汉翻译中的文化透析

  张巨武

  (西安文理学院外语系,陕西西安 710065)

  摘要:语言与文化有着密切的关系,任何语言都体现一定的文化特征,故文化因素对不同语言的翻译具有重要的影响。从中西文化的相似形和差异性,包括不同的生活方式、认知思维方式以及价值观等方面,对此问题进行深刻的分析和探讨,指出两种语言翻译中应注意的文化问题。

  关键词:英汉翻译;文化因素;中西文化异同

  提高英汉翻译的水平涉及很多因素,但由于语言和文化的密切关系,文化因素在一定程度上制约语言的交流,文化差异对翻译产生重大影响。如果我们能正确处理其中涉及到的这些文化因素,对准确、标准地翻译将会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

  一、文化的概念

  什么是文化?从广义上说,文化指人类社会历史实践过程中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包括文学、艺术、宗教、哲学等社会科学以及各种自然科学的成果,集中反映了人类的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从狭义上讲,文化指社会的意识形态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制度和组织结构,涵盖了生活方式、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等。[1]文化具有民族性,通过民族形式的发展,形成民族的传统,人类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均自觉不自觉地反映了一定的文化。

  语言是人类进行交际的工具,由于地域、职业、性别、受教育程度、社会地位等的不同,人们所使用的语言也不相同。不同国家习俗各异,各自具有独特的文化特征,因而表现在语言上也有差异。即使同一国家、地区,也会因出现文化习俗的不同而产生语言的差异。如果缺乏对造成这些差异的文化因素的了解,必然在语言交流和语言翻译中造成误解,产生歧义。[2]例如,在翻译汉语中的“四面楚歌”、“项庄舞剑”、“指鹿为马”、“鸿门宴”等成语和习语时,若不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译出的文章就会令西方人士莫名其妙,不能确切理解。同样,在翻译以下习语:”to carry coals to New Castle” (运煤到纽卡索,指多此一举,不必要的事),”the Trojan horse”(特洛伊木马,比喻暗藏敌人或危险) ,”tower of irony” (象牙塔,比喻世外桃源) ,”the Fifth Column” (第五纵队,比喻间谍)[3](P161-163)时,如不能熟悉这些习语中具有的浓厚民族、地方色彩的文化知识,很难找到让读者准确理解的汉语表达方式。

  中西文化有其共同点,比如对人要有礼貌,长辈对晚辈、上级对下级说话可用命令式;而反之则不能用生硬的方式,应用更委婉、礼貌的语言形式。同时,中西文化因其产生的条件的不同,又必然存在差异。如按中国传统文化,晚辈不能直呼长辈的名字,但在西方文化中则不同,不仅小辈可直呼长辈姓名,而且可以取和长辈相同的名字。在实际翻译中往往碰到的困难不是语言本身的问题,而是英汉两种语言中涉及的文化因素问题。可见,要想成为一个出色的翻译者,除精通相应的语言形式外,还要扎实地学习该语言对应的文化知识。

  二、中西文化的共同性对英汉翻译的影响

  (一)人类生活经历的共同性决定了两种语言不仅在表达形式上有着相同或相似的说法,而且它们在意义和修辞上也有相似之处。

  例如在下列英汉翻译中,就利用英汉语言的这种相似性直截了当地套用两种语言对应的同义习语,即采用翻译中的直译法。例如:”to praise to the skies”(捧上天去),”to fish in troubled waters”(浑水摸鱼),”to add fuel to the fire” (火上浇油)等,还有一些大体相同的形象比喻,如”to laugh off one’s head”(笑掉牙齿),”to shed crocodile tears”(猫哭老鼠),”to spend money like water”(挥金如土) ,”at sixes and sevens” (七颠八倒)[2](P162) 等等。然而中西文化的相似只是相对的、个别的,而歧义则是绝对的、普遍的。汉英两种语言反映各自的民族或地方特色,在某些表达方式上存在差异。在互译时,应充分考虑这些文化因素的影响,保持其独特的文化特征,不宜生搬硬套对应语言中具有鲜明民族或地方色彩的表达方式去强译。例如,”Two heads are better than one”,虽和汉语习语“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有相同意义,但在翻译时不可简单地套用后者。因为诸葛亮是我国的一个历史人物,与原作上下文会形成矛盾。如果把它译为“一人不及两人智”,就比较合适,意思既接近,又可避免因历史文化因素引起的矛盾。又如 “When they meet again, each had already been married to another”,如果简单地把它译为“他们重新见面时,一个已是’使君有妇’,一个已是’罗敷有夫’”,引用汉乐府《陌上桑》中“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的语句,不但增加了原文中所没有的含义,而且把浓厚的汉语民族文化色彩强加到译文中去, 与原作上下文格格不入。[3] (P167)倒不如采用意译为“一个已是有妇之夫,一个已是有夫之妇”的好。再如翻译“祝你一帆风顺”,不可一概译为”plain sailing”,可译为”Have a nice trip”或”I wish you every success”.

  (二)政治、经济、文化的渗透交流和传播导致两种语言中各自出现大量的外来词。

  这些外来词在一定程度上改变或改造了引进国的语言。在以形意为词汇主干的汉语中,虽不排斥音译的办法,但尽可能地倾向于意译的做法,而英语对待外来词则以音译为主。例如”democracy”和”science”这两个概念,曾被译为“德谟克拉西”和“赛因斯”,“telephone”译为“德律风”,“stick”译为“斯的克”。而一旦这些概念走向群众,音译便难以为一般人理解,最终还是被意译所取代,译成“民主、科学、电话、手杖(文明棍) ”, 并已成定式。[4](P9)概括起来,这些外来词的解释应采用音译和意译及二者结合的方式。直接音译的词汇如:沙发(sofa),康拜因(combine),麦克风(microphone)等。类似方法也用于汉英翻译中, 例如英语词汇中的”Kang(炕)”,”litch (荔枝)”,”jiaozi (饺子) “等。在英汉翻译中有的干脆是原文照搬,如“VCD, DVD, DNA, CT, SARS”等,这种直译法一开始令读者感到陌生,但一旦熟悉并掌握后,就等于把原词汇中的信息以近乎保持本来面目的方式贡献给另外一种语言,丰富了它的词汇,也推进了民族间的文化融合,尤其是在当今时代,它对语言、文化、科技等领域的全球化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然而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化,科学技术的进步,大量外国的、西方的新事物、新名词涌入国内,给翻译工作带来新的挑战,这时意译在准确度上和适度上都显得力不从心,于是直译大行其道,热狗、黄页、卡拉OK、SARS、VCD等词语便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直译已成为外来词语翻译的一种重要方法。

  三、中西文化的相异性对翻译的影响

  由于中西方在生活方式、价值观念、伦理道德、宗教信仰以及思维方式等方面的差异,导致中西两种语言在诸多方面的不同,既对语言学习造成一定障碍,也对英汉翻译产生很大的影响。

  (一)生活方式的差异对英汉互译的影响

  由于英语国家的地理位置特征,无论是历史传统还是现实生活中,英语民族的生活多和海洋打交道,因而英语中有大量有关航海的词语;而在以大陆为主的汉语中很难找到相对应的形式,因而对中国人来讲,理解这些表达方式就较为困难。例如:”able seaman”(一级水平),”be left high and dry”(陷于困境),”give sb. or sth. a wide berth”(远远地躲开)等[4](P194-195) 。可见这些谚语多和航海有关,代表岛屿文化;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则以陆地为主,“树”、“蝼蚁之穴”、“路”、“前车之覆”等都体现着陆地文化。

  反之,汉语有许多关于江湖、山川、四季、农耕等方面的习语,在英语中也难找到现成的对应表达形式,译为英语时一般用意译的办法。例如“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英语中虽有”As you sow, so you must reap”的说法,但不如汉语具体形象。实际上,英语中常见的说法是”As you make the bed, so you must live on it”,这与农耕无关。“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种可能的译法是”One has a sudden glimpse of hope in the midst of despair”,在此种译法里根本找不到山、水、路、柳树、花、村等词的对应形式。又如,青黄不接的季节(When crop was eaten and the next still green) ,无孔不入(to take advantage of every weakness) ,眉飞色舞(to beam with joy), 运涛好久不来信了,一家子盼星星盼月亮(till his whole family worried over him day and night) 。[6](P139)

  由于中国长期的农耕生活的影响,汉语中产生了大量与“食”有关的表达形式,而这些在英语中比较罕见,必须按实际含义和上下文去翻译。许多源自饮食的比喻,英语中没有对应形式,只有意译。例如,他抢了我的饭碗(He’s taken the bread out of my mouth或He’s taken my job from me) ,吃豆腐(dally with a woman或flirt) ,吃醋(be jealous) 。[4](P10)

  (二)中西民族情感心理、认知方式的差异对语言翻译的影响

  由于中西方在风俗习惯、礼仪、思维方式等方面的不同,导致许多词语在中西两种文化中有着不同的文化内涵。缺乏对这些词语表达的文化含义的理解,会造成交际和翻译中的失误。英语民族的思维是个体的、独特的,而中国人注重整体、综合、概括思维。表现在语言上,英语偏好用词具体细腻,而汉语用词概括模糊。例如“说”一词,英语有“say,speak,tell”等,这些词使语言简洁准确,又富于变化,形象生动。而汉语往往趋向于泛指,在“说”前加副词修饰语,如,语无伦次地说,低声地说,嘟嘟囔囔地说。

  中国文化习惯从整体上、直观上看问题,强调社团和集体的价值;英美文化习惯于逻辑分析,强调个人为中心,因而导致语言表达上的种种差异。例如,在姓名、时间、地址的表达方式上,中英两种语言的行文方式明显地体现了这种思维方式的差异,中国文化从大到小,从整体到局部;而西方文化则正好相反。

  表示颜色的词语同样由于中西文化的差异,其所蕴涵的意义也有很多不相吻合的地方。在进行英汉翻译时,也需引起足够的重视。

  红色(red) ,在中国文化中,常与喜庆、欢乐的事联系在一起或象征革命和共产主义等。如“披红挂彩,红喜事,开门红,大红人,红军,红色政权”等。英语中red也用于喜庆的场合,如”a red letter day”,指所期盼或值得纪念的日子,因此日历上也用红色标注节假日。但在部分句子的表达中, red并不总与欢乐、喜庆联系在一起。

  白色(white) ,在中西文化中都象征着纯洁、纯真,所以新娘都穿着白色婚礼服。英语中有“a white lie”指无恶意的谎言或善意的谎言。汉语中有清白无辜,清白做人;在西方文化中有”White Christmas”(有雪的圣诞) ,”Green Christmas”(无雪的圣诞) ,”a white – collar job”(收入地位高的工作) ,”a white hope”(有可能成功或成为有才能的人) 。但白色在以下表达中却另有其意,如”a white elephant”(昂贵而无用的东西) ,”the white feather”(怯懦、胆小) ,”a white night”(不眠之夜)等,均含有贬义之味;在汉语中,白色往往与不幸、恐怖、丧事联系在一起,如“白事,白区,白色恐怖”以及白色的丧服。[5](P233)

  黑色(black) ,在英汉语言中都有否定、反面的含义。如blacklist (黑名单) , black – market (黑市) ,black – hearted (黑心的) , blackmail (敲诈) 。但有趣的是在英语中,”to run in the black”却指在经营中获利。[5](236)

  蓝色(blue) ,在英美文化中常意味着“忧郁、伤感”。例如: in a blue mood, having the blues均指“忧伤”, a blue fit指极其愤怒;但”a blue film”中却并非伤感的影片,而相当于汉语中的“黄色影片”。蓝色在汉语中象征着温和、平静、清新、静谧,并无伤感之意。另外,在英语中,”blue – collar jobs”指体力劳动者; 而在”blue blood”(高贵血统) 和”bluebook”(有关贵人名人的书籍) 中”blue”又都有高贵、权贵之意。[5] (P238)绿色(green) ,在西方文化中,绿色与嫉妒有关,如”green with envy, green – eyed monsters, green -eyed”均有此意;而汉语中则用“眼红,红眼病”来表达此意。英语中”green”还表示缺乏经验、知识、训练等,如”He is still green to his job”(他对自己的工作没有经验) ,”green hand”(新手) ,”green horn”(无经验易受骗之人) 。而green light (绿灯)在中西文化中都有相同的含义。[5] (P239)

  黄色(yellow) ,在中国文化中,黄色有“污浊、淫秽”之意,另一方面在传统文化中又象征“王权、王室、皇家”。西方文化中,”yellow”并无此意。例如yellow pages (黄页)指电话簿或其它登记各种机构、商店、团体等的册子。Yellow journalism指以耸人听闻的方式报道新闻消息等。

  (三)中西文化中价值观的差异对英汉翻译的影响

  价值观指人的意识形态、伦理道德、宗教信仰,以及风俗人情等为人处世准则的观念。一般认为是特定文化和生活方式的核心,表现在两种语言中,会对语言理解和翻译造成很多障碍,足以引起翻译工作者的重视。

  中国文化中以儒家文化为主,其种族亲属和社会关系表达得十分清楚和严格,不容丝毫的含混和马虎;而对崇尚新教、个体文化价值的英语民族来说,这种亲属关系就笼统宽松得多。表现在两种语言中,英语一般只用uncle和aunt表示对非直系长一辈的称呼,对小一辈只用nephew和niece,而对同辈不分长幼用brother和sister,甚至不分男女概称cousin,这在汉语中是不容许的,因为汉语中对此类关系分得十分详细。所以在英译汉中,要找准汉语对应的词语,必须先弄清辈分和亲属、社会关系。而在汉译英中,这些复杂的亲属关系词语就要适当简化。

  英语民族崇尚个人主义,个人至上主义价值观是西方文化的特点。体现在语言中,例如: An Englishman’s house is his castle (英国人的家是他们的城堡) ,意味着没有理由不可以去无故打扰别人或没有预约不可以贸然拜访某人;Even reckoning make long friends (明算账,友谊长) ;Tell money after your own father (亲父子明算账)等,这些都表明西方人的个人主义价值观。

  中国文化中以谦虚为美德,所以对别人的赞扬、夸奖常礼仪性地予以否认。如”You speak excellent English”,中国人常说”no, no “; 而西方人崇尚自我奋斗,常会对别人的赞扬乐于接受并表示感谢,积极地回答“Thank you! ”。

  中西方文化中由于长期不同的宗教信仰,决定了两种语言中许多表达方式的差异。英美人有着根深蒂固的基督教传统,而中国人长期信仰佛教、儒家学说。因而在翻译时要顾及各自不同的宗教信仰,特别是有关宗教意义的词语。例如:Man proposes, God disposes (谋事在人, 成事在天) , Mills of God grind slow but sure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 God help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自助者天助之)等。

  [参考文献]

  [1]王鸽平1关于《中国文化概况》中名词的翻译问题[A].语言文学与文化[C]. 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 2001.

  [2]冯庆华1实用翻译教程[M]. 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02.

  [3]张培基,等1英汉翻译教程[M]. 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1991.

  [4]潘绍中1谈谈汉英对译中的文化因素[J]. 中国翻译,2004 (3).

  [5]王振亚1 语言与文化[M].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

  [6]吕瑞昌,等1汉英翻译教程[M]. 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 1985.

  Effects of Cultural Factors on English – Chinese Translation

  ZHANG Ju – wu

  (Dept. of Foreign Languages, Xi’an University of Arts and Science, Xi’an 710065, China)

  Abstract: Language is inextricably connected with culture. Any language reflects some cultural identities, so cultural factors play an essential part in translation. By analyzing the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between Chinese and western cultures, including different living styles, ways of thinking and values etc. the impact of cultural factors on the language translation, especially E – C translation is discussed in the paper.

  Key words: E – C translation; cultural factors;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between Chinese and western culture

  作者简介:张巨武(1968 -),男,陕西富平人,西安文理学院外语系讲师,教育学硕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英汉翻译中的文化透析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