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假如没有翻译,世界将会怎样――访国际译联主席贝蒂•科恩女士

应中国译协的邀请,国际翻译家联盟(简称国际译联,法文简称FIT)主席贝蒂•科恩(Betty Cohen)女士和国际译联最高领导机构――执行委员会的大部分成员于2004年10月至11月间访问我国。日前,中国网专访了正在北京访问的贝蒂•科恩主席。

中国网: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能否告诉我们,国际译联近期的工作目标是什么?

贝蒂•科恩:首先应该解释一下,国际译联采取的是团体会员制,现有来自60个国家的150个团体会员;国际译联不接纳个人会员。国际译联世界大会每三年举行一次,下一届大会将于明年8月在芬兰举行。

目前,国际译联正根据翻译界碰到的一些重大、现实问题,着手研究制定一个“翻译工作指南”,并将其发给全体会员。这个指南的内容将涉及到翻译培训、翻译工具(技术)、翻译质量标准等。目前的情况是,我们一些“大会员”在这些方面知道如何应对,有一套自己的作法,但是很多“小会员”就有些不知所措了。我们想总结“大会员”的成功作法,然后向“小会员们”推荐。我们制定的指南必须是一般性的,因为各个会员所在国家的法律差别很大。我希望,这个指南能在芬兰大会上获得批准通过。

中国网:对于全世界的翻译工作者来说,迅猛的全球化进程究竟是机会还是挑战?

贝蒂•科恩:对我们来说,肯定是一个机会!由于全球化进程,目前全世界的翻译业务量正在实实在在地增长,对我们的需求越来越大!翻译数量和译入译出的语言种类大规模增加。应该看到,全球化进程引发的商业活动产生了很大的翻译需求,因此,全球化对翻译的影响是正面的。

要说挑战,那就是我们该如何应对日益增长的客户需求。首先,我们需要培养更多的翻译。例如,贵国黄友义先生(国际译联理事、中国译协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副局长)就曾对我说:2008年北京将举办奥运会,这对中国目前的翻译队伍和水平都是一个挑战。其实,其他国家和地区目前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所以说,全球化进程确实是个我们必须应对的挑战,但这是个有正面意义的挑战。

当然,不能回避的另一个问题是对翻译质量的挑战。无论任务和需求多重,我们都必须确保并不断提高翻译质量,这本身就是严峻的挑战。我们知道,翻译中产生的错误可能会导致致命的灾害。例如,一个小小的电器说明书中的一处翻译错误就可能造成使用者触电。因此,我们要说,翻译工作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干的;翻译要懂外文,还要有透彻的专业知识。目前有很多的人认为,一个人只要具备双语能力,他就是一个翻译了;其实,这个认识是错误的!我们必须指出,翻译是高度专业的,这就是为什么一个职业翻译要在高等院校里学习四年专业知识才能就业的道理。回到刚才的话题,国际译联目前正在编制的行业指南也是旨在提高翻译工作的职业水准,让大家更加自如地应对变化和挑战。

中国网:国际译联理事会为什么将“多语并存与文化多元性”定为今年国际翻译日的主题?

贝蒂•科恩:这是因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刚刚做了一个文化多元性的声明。大家知道,我们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着密切的关系,国际译联享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A级咨询地位。我们认为:“多语并存与文化多元性”这个提法对我们的职业乃至全人类都有好处。如果我们的生活中只有一种语言或一种文化,那真是不可想象!如今,美国文化无处不在,在中国也是如此,所以,我们要特别当心,千万别失去自己的文化身份!而在这个运动中,翻译的作用不可或缺,翻译能够起到使人们互相沟通而又不丧失其文化身份的作用;翻译是桥梁、是纽带――使人们互相理解而又不失去自我。

中国网:您如何看待翻译权益的保护现状?世界各地的翻译工作者的权益是否得到良好保护?在这方面目前存在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是翻译作品的版权问题吗?

贝蒂•科恩:总体说来,世界各地的翻译工作者的权益没有得到良好的保护。这也是国际译联正在关注的事情。首先,翻译的人身没有得到很好地保护。有些翻译因为翻译了“违禁作品”触怒了某些人,因而被捕入狱甚至被杀害。最好的例子是关于萨勒曼・拉什迪的作品。拉什迪本人倒是没什么,他得到了很好的保护,但是,他作品的译者却被杀害了;更奇怪的是,大家对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反应,媒体也没有讨论此事。另一个例子是关于一个土耳其翻译家的,她翻译了一部小说,其作者是个著名的法语作家,该作品被指责包含色情内容,因此,译者被捕入狱――罪名是她煽动了人们的欲望!还需提及的是对战场翻译的保护。比如,目前在伊拉克战场上工作的那些翻译,他们在敌对双方间工作,处境十分为难,也非常危险。其实,他们只是在从事他们的本职工作。这些事情处理起来并不容易,但是国际译联仍在努力,至少,我们要让世界上更多的人知道这些翻译的处境。

翻译的著作权肯定是一个大问题,但目前这个问题在各国的情况很不一样:一些国家对翻译作品的版权给予很好的保护;而另外一些国家则根本没有保护。这样的差异与某个国家的发达程度没有关系,而主要取决于各国的立法考虑。例如,挪威、芬兰和瑞典这些北欧国家在这方面就做得很好,而美国对翻译作品的版权保护就很不力。国际译联正和国际版权组织合作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作法是:为我们的会员提供尽量多的相关信息,促使保护不力的国家修订法律,增加保护翻译版权的内容。当然,在这方面,国际译联要走的路还很长。

中国网:您如何评价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小语种较多的发展中国家的――翻译工作者的工作以及他们在国际译联中的主张?

贝蒂•科恩:很遗憾,我们还没有多少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会员,这可能是因为他们交不起译联的会费。比如,我们目前唯一的非洲会员来自南非。不过我们总是尽我们所能资助它们。国际译联的目标之一就是要协助各国建立翻译工作者协会。目前,很多发展中国家还没有这种组织。虽然我们在资金方面力量微薄,也不能亲自前往这些国家实地考察,但是我们总是想方设法地在信息资源上给他们以帮助。

中国网:1987年8月, 中国译协第一次组团参加在荷兰玛斯特里赫特举行的第11届国际译联世界大会,并在这次大会上被吸收为正式会员。请问您如何评价中国译协的工作及其在国际译联中的表现?

贝蒂•科恩:中国译协在过去这些年里的工作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中国译协协助我们建立了国际译联亚洲区域中心。近年来,中国译协在国际译联理事会里的表现也更加活跃了。这次我们国际译联执行委员会接受中国译协的邀请来到贵国,也是我们首次来到亚洲,表明了中国翻译界发挥的作用和取得的成绩正日益受到国际翻译界的关注和重视。我想,这些变化和中国经济的飞快发展是分不开的。经济发展必然带来翻译的繁荣。在北京的短短几日,我已经看到了中国的勃勃生机,这令我们很受鼓舞。

中国网:您认为中国有机会主办2008年国际译联世界大会吗?

贝蒂•科恩:中国是有机会的。当然这不由得我说了算。这个决定要等国际译联世界大会做出。阿根廷也在申请举办该届大会,所以你们面临着竞争。如果该届大会在中国举办的话,那将是长久以来我们首次在亚洲举办大会,这可能也正是中国在申办方面的优势。我想,大会会考虑和权衡审办国的主办条件、组织工作和财政保证等方面的诸多因素以最终做出他们的决定。

中国网:我们知道,您本人是资深职业翻译,因此还想问您一些有关翻译专业的问题。目前中国大多数高校在外语和翻译教学研究上存在着重理论、轻实践的倾向,请问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贝蒂•科恩:我认为理论和实践互不排斥,任何翻译学术训练都应该兼顾这二者。理论当然得要有所体现,因为学校提供的是专业学术课程;同时,作为一个实践领域,我们和律师、会计师等职业一样,需要学习实践本领,也就是日常工作中需要的工作技能。以加拿大的情况举例来说,在本科阶段,我们是以实践为主,理论为辅。学校为学生开设诸如医疗翻译、经济翻译、科技翻译等专门领域的翻译实践课程,目的就是要让学生对各专门领域有所接触,有所了解。学生通过翻译这些领域的文稿,可以熟悉各领域的文体和术语。学生还有一些见习机会,例如,加拿大很多翻译院系提供一种四个月在校学习、四个月工作的教学模式。这样,当学生毕业走上工作岗位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对翻译市场、翻译工具等实践环节有所了解了。在研究生阶段,学生可以在理论和实践方向之间自由选择。理论方向的学生走学术的道路,毕业后成为大学翻译教师和翻译研究者;实践方向的学生毕业后走向市场,成为职业翻译工作者。

中国网:目前,机器翻译的发展正如火如荼,您本人如何看待机器翻译的发展,有朝一日它会取代人工翻译吗?

贝蒂•科恩:在可见的未来还不会。机器翻译不该被忽视,它的确很有用。但是必须指出,机器翻译只是在处理非常简单的东西时才能发挥用途,应用的领域很狭窄,主要是科技翻译。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我们手头有一份5000页的飞机维护说明书需要翻译,其内容又没有多义性,也不存在语言色彩、感情等方面的微妙之处,句式简单――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可以将其付诸机器翻译。这对翻译者来说是个解放,因为这可以大大提高他们的工作效率。但是,具备翻译功能的机器必须处于人的控制之下;而且,机器的控制者还必须是翻译的行家里手。不然的话,翻译过程就会出问题,翻译的质量就无法得到保障。

总之,我认为,机器翻译没有对人工翻译构成威胁,相反,它有助于提高人工翻译效率,有助于缩小翻译职业与其他行业间不甚合理的收入差距。

最后,请允许我用两个比喻来结束这次对话。我们翻译工作者就像电线里流动的电流、水管中流动的水流――我们来了,翻译了,然后就悄悄地消失了,谁都没有注意我们。我们的工作把属于一个文化的东西无声无息地带到另一个文化之中,使“隔膜变成透明”。然而,我们习惯于在这一切发生后消失。我们从不抛头露面,我们只有在缺席的时候才会引起注意,就像停电停水时人们才会想起电和水的重要一样。

想象一下,假如这世界有一天没有了翻译――所有的翻译工作者都停工一天的话,那将会是什么样子呢?联合国不存在了,世贸组织不存在了,一切国际组织都会瘫痪!这个世界少不了我们!翻译工作在今天更加重要而不可或缺:全球化意味着翻译,文化多元性意味着翻译。翻译工作者的工作理应得到更大的承认,他们的工作理应得到更多的回报!(图/王锐)

中国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假如没有翻译,世界将会怎样――访国际译联主席贝蒂•科恩女士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