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资中筠: 没必要拿为毛主席做翻译抬高自己

不知从何时起,我在公共场合被介绍身份时,主持人常提到“曾为毛主席和周总理等国家领导人做过翻译”,有时还要加上“参加过尼克松访华的接待工作”。起初我还不以为意,后来越来越感到不是滋味,于是有机会就要说明:我年轻时在外事单位工作,由于专业学的是外文,主要工作之一是翻译。

那时候国家领导人并没有专门的翻译,只是有关部门掌握一个相对固定的各种语种的翻译名单,以便随时需要,临时召唤。在1959年后我被列入了这个名单,所以不时应召接受任务,平时就在本单位工作。如此而已。另外,既然做对外交流工作,接触的人中包括外国名人、要人,这也不足为奇。

最近一些网站的介绍干脆把这作为我唯一的身份。我更感到有必要郑重说明,以免被误以为曾经是“首长身边的工作人员”。特别是前几年有一本颇有影响的畅销书,作者在特殊年代曾任毛主席的翻译兼英语教师,书中的自述情节对不明就里的公众来说颇“吸引眼球”,可能给不熟悉当代历史的人们一个错觉,以为曾担任高层翻译,就必然关系密切,或地位特殊。因是之故,我更觉得有必要予以澄清,说明我不属于那一类人,也算是爱惜羽毛吧。在我所处的年月,工作秩序还比较正常,无论为谁翻译,只是一项普通的工作,最多说明在业务水平上得到一定的认可。

另外还有一层,我年轻时被分配做了十几年翻译,并非初衷。对因工作关系而得以见“大场面”,接近“大人物”,兴趣索然。旁人看来也许以为值得羡慕,我却有庄子寓言中的“腐鼠”之感。所以改革开放之初我就赶忙申请调到研究单位,以读、写为业。

我工作了半个多世纪,只有短短的五六年中有过为领导人翻译的经历,难道其他都不足道?特别是后半生多少有所思考,形诸文字,任人评说。肯定、否定,都是我自己的,还不至于要凭借曾为大人物(不论中外)服务来抬高自己。(资中筠文,摘编自《士人风骨》)

能以“先生”称呼之而无须愧色的当代女性,资中筠是屈指可数的几个之一。从早年多从事外交、学术工作,到近来针砭时弊、忧国忧民,她的学人身份备受敬仰。资中筠的五卷自选集出版后受到瞩目,这一卷《士人风骨》所收可以说都是谈知识分子问题的。

知识分子该如何认识自己,认识历史,也认识自己的历史责任?接着“五四”精神,知识分子该如何在废墟化的场地上重建起对道统的担当?资中筠的《士人风骨》正是她对时下知识群体的呼吁。



来源 : 网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资中筠: 没必要拿为毛主席做翻译抬高自己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