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当总统“喉舌”真不容易――记俄罗斯的第一翻译

新华网消息:除了列宁,苏联时期的领袖完全不懂外语,所以一般都得配一个固定的译员,而高级国际会谈的翻译官也由他出任,此人自然也就成了第一把手的随员之一。

  众所周知,普京熟练掌握德语,但作为现代一个大国的总统,只掌握一门外语是远远不够的。普京现在已经在学英语,据说学得不错,还能同英国首相布莱尔用英语聊上几句天。不过,不管总统的外语多么熟练,还是得给他配翻译。安德烈・齐宾科曾给叶利钦当过翻译,现在他是普京的首席英语翻译之一。

  总统“喉舌”都是百里挑一

  俄罗斯总统的翻译官是清一色的外交官,他们都挂职于外交部的翻译司。该司的一部分工作人员从事笔译工作,另一部分人从事口译工作。俄罗斯外交部翻译司现从事英语口译工作的有20人左右,有6人在总统会晤英语国家政要时,分别出任翻译。只有那些善于营造直接交谈效果(双方似乎是在自己交谈,仿佛就没有第三者在场)的人,才能胜任此项工作.对翻译官来说,这种技巧被称为“高级特技”。

  不过,在当上第一翻译前,他们都得经过严格的筛选和无情的淘汰过程。总统翻译中的很多人,都曾经上过原来联合国在莫斯科开办的口语提高班,被选派进提高班的人均要已经接受过外语高等教育,而且各方面必须表现得不错。然后他们被派往联合国工作,最后择其优者召回外交部。

  然而,即使经过这样的训练,作为总统的翻译官,他们仍需坚持每天的口语练习,得像钢琴师那样勤学苦练,使自己的技能和水平永远保持最好水平。

  您的工作是当好翻译!

  除了具备良好的语言造诣和超一流的口语表达能力外,总统的翻译官还得有广博的知识。即使如此,每次会谈前他们还需做大量准备工作,而且这种高级会谈所涉及的面通常都相当宽,从经济到军事技术无所不包。因此,翻译官们每次出任高级会谈翻译,都有一种在接受国家考试的感觉,因为在会谈中,他们得保证不出任何差错。

  会谈结束后,翻译官们通常还得开夜车将谈话内容整理出来。深夜时分,总统已经躺下,可翻译还在忙着撰写这些以后将成为国家财富的工作报告。

  翻译,在美国人眼里只不过是“工具”而已,可俄罗斯的“翻译官”享有特殊地位。即使是在正式会见场合,他们通常也不是坐在“首长”身后,而是挨着他坐在一旁。只是他们不能按时吃饭。1943年的一天,斯大林在德黑兰同罗斯福和丘吉尔共进午宴。他的翻译别列日科夫一整天没吃东西,坐在宴席上他也没工夫动刀叉,因为他要动嘴说话。等到煎牛排上来,他忍不住切下一大块往嘴里塞,可偏巧这时丘吉尔问了斯大林一个问题。翻译官嘴巴塞得满满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在座的人明白过来后哈哈大笑。斯大林大为恼火,气呼呼地冲着他耳语:“现在还不是您吃饭的时候,您的工作是当好翻译!”

  同步翻译与电话通话翻译

  在普京参加的国际会谈中,已经越来越经常地使用同步翻译。同步翻译时,翻译官不用等谈话者把话说完才翻译,而是与他同时开始说话,也同时结束。这样的翻译就可节省一半时间。

  除了翻译面对面的谈话,翻译官还经常得给电话通话担任翻译,为此,他们得一天值班24小时。

  每次总统同外国首脑通话时,翻译官就坐在莫斯科外交部用防护器材装备起来的专用房间里,用连着政府通讯线路和专用交换机的普通话筒进行工作。

  泄密者要受到严惩

  高级会谈尤其是单独会谈,内容都很保密。所以翻译官不仅仅是传递信息,而且还应该被谈话者信得过。

  但直接参加高级会谈的不仅有翻译官,还有技术人员。就因为这个原因,有一次就出了严重事故。在叶利钦和克林顿的一次电话通话后,俄罗斯一家报纸很快登出了他们的通话内容。现在,这一泄露事件真相大白:原来是技术部门一女工作人员转录了通话录音,并将录音带卖给了记者,得了300美元。那名妇女已经被开除公职,而翻译本人也吓得一身冷汗。

  翻译对自己的服务对象要有尽可能多的了解。据齐宾科说,给普京当翻译不太费力。他说话不紧不慢,逻辑性强,声音清晰,该停的地方他就停。不像有的人只顾自己说,而不作任何停顿,可当翻译的又无权打断他,即使他滔滔不绝地说上半个小时你也无可奈何。碰到这种时候,翻译就得采用速记办法。而普京很了解翻译这一行的工作特点,而且他对翻译官的人格非常尊重。(据《青年参考》4月5日报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当总统“喉舌”真不容易――记俄罗斯的第一翻译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