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以“汉字叔叔”为镜 翻译组当爱护祖国语言

       中国网 8月15日讯(记者 胭脂)近日,一位被网民称作“汉字叔叔”的62岁美国老人理查德·希尔斯走红网络:他倾其所有自费研究汉字字源,将9.6万多个古代中文字形收录在网上,供人们免费查阅。文化无国界,作为文化重要载体的文字也没有国界。“汉字叔叔”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怀揣对汉字的无限热爱和执着,“追求”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在汉字字源信息化、数字化方面,已经“追求”了近20个年头的“汉字叔叔”走在了不少国人前面。

“数典忘祖”之辈当汗颜

       “汉字叔叔”是传统文化遭漠视的一面镜子
       近日,一位被网民称作“汉字叔叔”的62岁美国老人理查德·希尔斯走红网络:他倾其所有自费研究汉字字源,将9.6万多个古代中文字形收录在网上,供人们免费查阅。
       文化无国界,作为文化重要载体的文字也没有国界。“汉字叔叔”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怀揣对汉字的无限热爱和执着,“追求”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在汉字字源信息化、数字化方面,已经“追求”了近20个年头的“汉字叔叔”走在了不少国人前面。
在美国,理查德·希尔斯只是个“小人物”,经历过离婚、失业、独居;虽然过去的一段时间里,花光了所有积蓄又没有找到固定工作的“汉字叔叔”一度陷入困境,加上签证到期,不得不于8月15日暂时离开中国,但他依然满腔热情继续汉字信息化的工作。
       一首熟悉的歌唱道:“最爱写的字是先生教的方块字,横平竖直堂堂正正做人要像它”。曾记否,小时候每当写出一个漂亮方块字时,老师会大加表扬;孩提时也因写错字被罚抄写百遍,于是捆着数只铅笔疾书;语文考试的案头为挑错别字抓耳挠腮,只为成绩单上那珍贵的一分……可是,如今有些人对汉字的热爱却一点点地消磨。
       “汉字叔叔”以其执着和热忱感动了许多网民,不少人为他捐款,也有人开始反思:从重要传统节日保护意识淡薄再到汉字字源信息化迟滞,我们的传统文化还经得起多少漠视和流失?
       “汉字叔叔”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每一个汉字都是一个美妙的故事。反观当今社会,“美妙的故事”没有得到珍视。高校中文系里,“汉语言”已是冷门专业,就业前景光明、工作待遇优厚的专业成为多数家长和学生的不二选择。甚至有国内研究人员告诉“汉字叔叔”:“那些古旧、愚蠢的甲骨文,我们早就不用了。这个网站根本挣不来钱。”“汉字叔叔”却说:“中国人总是忙着挣钱,可总有些东西比金钱更加重要。”
       唯望,有关部门和学者以“汉字叔叔”为一面明镜,即便不能像他一样自由地追求“更加重要”的东西,至少也不要漠视眼前这方方正正的汉字,为传承和守望传统文化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

翻译组请爱护祖国语言

外国大片中文字幕频现潮语

       引进外国大片的中文字幕频频出现网络潮语,这一现象最近引发广泛关注。如,美国影片《黑衣人3》中两个探员关于路边烤肉的对话:“我真怀疑他们用地沟油、瘦肉精。”在影片《马达加斯加3》也有这样的对话:“我们可以组成夫妻档,就像小沈阳那样。”“你以为我是赵本山么?你把这里当‘星光大道’?”除了电影,在美剧《生活大爆炸》中也有“在德云社听相声”之语……

       翻译影片是非常严肃的工作,虽是二度创作,但它有一个底线:不能损害原作,要考虑影片原来的风格样式、时代背景和人物性格。如若不然,那就是失败的作品。上海译制厂的老厂长陈叙一先生生前曾说:“搞翻译片要有一种‘语不惊人誓不休’的精神。”这个惊人之处,是在不损害原作的情况下,运用我们祖国丰富的汉语,挑选最准确、生动的词意表达出人物的性格特点和感情色彩。看他译制的影片,你会感到是一种语言的享受。比如,在影片《加里森敢死队》中,他用了一个“头儿”的称呼,就风靡了全国,被很多影视剧采用。我们上译厂在上世纪有上千部译制片都遵守这一译制信条,因此受到观众的赞誉和怀念,其实这也是对祖国语言的尊重。

       在简单的字幕中要把影片最精华的部分表述出来,这很不容易,但绝对不能离开原片去搞笑,准确永远是底线。把现成的网络语言硬贴、乱贴到影片中去,虽然省力、简便,但这不能叫二度创作。二度创作是要下真功夫的。当年我们搞一个配音台本少则三五天,多则十天半月,逐句推敲、字字斟酌。记得当年我搞英国故事片《野鹅敢死队》,为了把影片中这些粗鲁的雇佣大兵的语言充分展示出来,真是煞费苦心、挖空心思,所有的骂人话不能用我们的“国骂”,而是要用符合人物性格特点的语言来表达,如影片中有一个男卫生员(于鼎配音)是同性恋者,对这个特定人物必须用特定的台词,他骂人也要骂出特色:“你再不起来,我把你的屁眼缝起来。”

       如果我们不认真对待外国影片的翻译,必然会形成三种伤害;一是,违背翻译最根本的信条:信达雅,伤害原作的思想性、文学性。二是,我们现在的泛娱乐倾向已影响到国民的文化素养,若再用潮语来代替影片中的台词,会伤害到广大观众对外国影片的欣赏。三是,若用网语潮语来翻译各国影片,会大大损害我们祖国的语言,这是对汉语的亵渎,是对祖国语言的不尊重。认真搞好外国影片的翻译,保护和爱护祖国丰富的语言,这是一种责任。

理查德·希尔斯( Richard Sears )

 



来源 : 教育中国-中国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以“汉字叔叔”为镜 翻译组当爱护祖国语言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