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老外说的“有趣”并非好词

  3日下午,博鳌亚洲论坛“博鳌文化分会:释放文化的潜力——传承与创新”上,学者于丹、导演冯小刚、凤凰卫视老大刘长乐等嘉宾到场,畅聊文化。冯小刚称,未来二十年要活得痛快一点,不再只争朝夕,也不再以拍电影为主业,未来二十年的主要工作是快乐。

冯小刚聊中国电影。

  “穿越”我没什么想法

  论坛现场,聊起了“时间穿越”问题。于丹刘恒表示,最想回到唐朝和大汉。轮到冯小刚时,他表示对这个命题没兴趣,他说,“我没什么想法,广电总局说禁止穿越。我还是觉得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到未来去。回去的话,空调也没有,很热。他们几位说得都非常好,我非常同意长乐说的,我觉得那个时期是诸子百家,思想解放,思想的争鸣,如果我们讨论这个话题的话,我觉得它对现实的关照是特别重要的。你看于丹说的是那个时期的气势,刘老师是为了减税,我觉得当然也都非常好,但是我觉得思想的争鸣对我们现在来说是非常必要的,我们现在的思想不够活跃,应该让我们现在的思想能够再打开一点,起码对我们的创作都是非常有必要的。”

  未来20年要多快乐

  对于未来20年的话题,冯小刚表示,未来20年我要活得舒心一点、痛快一点。“我这20年出于生存的需要,我要生存下去,包括我没有一个主观的好像说我要为社会做一个什么样的贡献,我就是要让我自己能够从一个平凡的状态里挣扎出来,要开始拍电影。所以歪打正着,为了使自己能够生存,为了让观众能够接受,所以选择了最落的方式,让电影的内容非常的接地气,我不知道这么小的一个贡献算不算我对社会还做了一点事。”

  冯小刚补充道:“未来的20年,我觉得要只争朝夕,不是工作,不是拍电影,我觉得我要活得舒心一点、痛快一点,我妈妈把我生出来不是让我怎么去做人,她生我出来肯定是让我快乐,所以未来的20年我主要的工作就是快乐,让自己快乐。”

  中国电影如何走出去?

  另外,当聊起中国的文化走向世界的问题,冯小刚说中国电影要走出去,无需“削足适履”。冯小刚表示,“英语是一个国际通用交流的语言,所以我们有一个先天的弱势,要改变这点还挺困难的。我们要冷静的去想一想,西方世界真的有那么愿意去了解中国文化吗?有的时候我们自己夸大了国外的人对中国文化的认同,我认为是非常夸大的,没有那么认同。所以我觉得他对中国文化的一种关心是停留在……我举一个例子,比如颜色,比如红的和绿的在一起是非常难看的一种搭配。但是外国人认为这就是中国,中国就应该是这个色儿。然后他说很有趣儿,我还听说英文里有一个词是‘有趣’,很多电影出去了,人家看完了问老外怎么样,老外说‘有趣’。后来别人熟了,跟我说你可别把这个当成一个好词,这个词的意思是相当于不知道怎么想的,人家说真正的好是相当于我们讲的‘牛逼’。外国西方人对中国文化的了解,我告诉大家,大家也别不高兴,它就是‘有趣’。所以我们在这里要把自己的事做得更好,其实你的电影在你的国家产生很大影响的时候,你不用去削足适履的时候,你这个电影反而有可能被其他的民族接受认同。比如我现在拍电影,很多语言在翻译的时候,他们说你能不能改一改,因为这个不好翻译,老外听不懂,我坚持要按原著的语言来翻译。最后弄成老外能听得懂的语言,会认为这是一个小学生水平的剧本。我觉得中国电影走出去的障碍是这样的,很多外国人说我不明白,看不懂,其实不是看不懂,是没有兴趣看懂,这是中国电影,我比较悲观的认为是这样的。” 中 广

 



来源 : 扬子晚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老外说的“有趣”并非好词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