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名师心得:学艺术与学英语是否会冲突?

  翻译是一门艺术。可是,我很少看到有人去翻译“艺术”。

  学“艺术”的似乎和学“英语”之间总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其实这是可以理解的。艺术面对英语,正如陈丹青在他的《退步集》里面曾经说:我们无话可说。百年来中国最优秀的艺术家倘若活在今天,正当就学年龄,将会怎样挣扎?……天生下我们的徐悲鸿林风眠,必须呈交过所谓的四级或者六级外语考试分数,才能在中国境内报考油画专业――且慢,潘天寿、傅抱石、梅兰芳、于是之、刘诗昆、侯宝林、常香玉、李连杰之流,今天想要求收师徒吗?好!管你是画国画、唱京戏、演话剧、弹钢琴、说相声、敲大鼓、翻筋斗,统统必须考外语。

  陈丹青是艺术家,在西藏组画之后,他又浸润在西方艺术和西方语境十八年中成长起来的艺术家。作为学英语的我,对艺术没有丝毫的了解;但是对艺术生学英语的苦,我则是相当的了解!我不得不佩服陈丹青的犀利,他把问题看得很透。是啊,学一门艺术,不下苦功夫是绝对不能成材的;即使下了苦功夫,也不一定能成材,需要有艺术家的天才和禀赋。艺术就是修炼,苦行僧一般的行走在艺术的泥泞小路上,为艺术艰难一生,为艺术苦闷一生。而这种为艺术而艰难和苦闷却不算什么,因为我们知道,这是他们所喜欢做的事情,因为他们就是热爱着自己艺术。

  可是,面对英语,他们没有艰难苦闷,只有噩梦缠身。我一直试图在思考,或许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思考,或许他们就不会有噩梦了:为什么不能把艺术和英语有一个很好的结合呢?契合点在哪?

  翻译。艺术翻译,翻译艺术。

  我想起了天才的翻译家,傅雷。如果我现在斗胆给他加一个“艺术家”的头衔,应该是没有人反对的。他的《家书》显然是一部天才钢琴家的培养圣经;他的《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不单是分析了绘画和雕塑作品,同时触及了哲学、文学、音乐、社会经济、历史背景和美术史等各个领域的内容;他翻译了丹纳的《艺术哲学》,编写了《塞尚》和《世界名画集》。谁还能说他不是艺术家?

  于是,我决定开始做一些事情,试图去把翻译和艺术做一个融合。一来可以让学艺术的朋友们得到最新的艺术咨讯;其次,还可以借着自己专业兴趣来提高英语。我的想法得到了另外一个艺术家的认同,她就是梅雪。或许还不能叫她艺术家,准确一点,她应该算是一个正在苦闷地成长中舞蹈家吧。我们曾经在三年就讨论过这个话题,她甚至告诉我她已经整理出来了一些关于国外艺术评论的英语文章,还整理了一些关于舞蹈的学术术语的“标准”译文。可是由于我们当初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再加上她也忙着她的硕士论文,而我则在一堆杂务中忙乱不得脱身。

  今天,在午后明媚的阳光下,我书桌上的咖啡和我电脑上的论坛同时点燃了我的灵感,而来自“艺术文献翻译硕士”的stella的短信则成了导火索。翻译需要艺术,艺术也需要翻译。

  实际一点,在这个论坛中,我们计划实现以下几个目标:

  1、选取最新的国外报刊杂志中艺术评论文章。

  2、简介文章中的艺术家和他的作品。

  3、在论坛中,配上这个艺术家的代表音乐作品和美术作品。

  4、逐字逐句翻译选取的艺术评论文章,对大众艺术作品进行译介。

  5、对文章中单词(主要是术语)做一个基本总结,并提炼出这一类艺术文献翻译的经典句型。

  6、尽量考虑涉及多种门类的艺术,不求大全;适当考虑选择纯学术批评的文献(只占极少数),但求大众能看得明白。

  这样一来,有明星的八卦、有学术的探讨、有英语、有汉语、有翻译、有评论、有歌、有画,这应该是艺术了吧?

  ――唐静写于11月16日

(文章来源:新东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名师心得:学艺术与学英语是否会冲突?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