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世界杯翻译“害”惨教练

  本届世界杯32强中,有15支球队聘请了外籍教练。主教练如何将自己的想法传递给球队就成了一个大问题,因为很多外籍教练并不懂所执教球队的语言,必须借助于翻译。

  由于法国籍主教练多在以前的殖民地国家执教,所以不存在语言障碍;澳大利亚的希丁克英语很棒。因此,语言问题在亚洲球队中尤为突出,沙特、伊朗、韩国和日本都是由外国人当主教练,但球队的战绩普遍较差,这与主教练和球员之间的沟通有很大关系。

  国际足联规定,只有一个人可以在比赛中进入“技术区”,所以翻译无法在着急的主教练身边提供帮助。沙特0比4输给了乌克兰,中场休息前,他们的巴西籍主教练帕克塔一直在替补席上摆弄战术板,他要在回更衣室前做好准备,因为他无法理解球员们的阿拉伯语,而球员也听不懂他的葡萄牙语。虽然他有一个来自摩洛哥的翻译,但这位翻译看上去并不是很善于传达主教练的指令。

  克罗地亚人伊万科维奇在伊朗队也碰到了一样的问题,他有一个精通克罗地亚语和波斯语的语言学教授当翻译,但伊朗国内仍然批评伊万科维奇:“与球员之间的交流存在严重问题,无法形成默契。”在与葡萄牙的比赛中,被换下的卡里米怒踢球队的运动袋,伊万科维奇在最后一场与安哥拉的比赛中对他实行了禁赛。

  铁腕,这正是荷兰人艾德沃卡特克服语言障碍的手段。这位韩国队的主教练在球队中制定了严格的纪律,以此来代替与球员的交流。在他执教德甲门兴队的时候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虽然荷兰语和德语很接近,但在交流上还是有问题,何况门兴还有很多外援。每次在更衣室里,他把战术图往门上一贴,就一言不发,让球员自己看,自己理解。这使得他仅执教6个月后就因为战绩不佳中途下课。

  相对而言,日本队主教练济科是一个例外。他从1991年开始就在日本生活,对日本足球非常了解。而且,他也有一个不错的翻译铃木国广,被济科称为“我的朋友,我的声音”。铃木对巴西足球非常了解;曾经出于对巴西足球的崇敬,15岁时远渡巴西;虽然没有达成结识贝利的愿望,却掌握了桑巴足球的精髓。

  1991年,济科在鹿岛鹿角踢球时,就开始与铃木合作。济科说:“他不仅能将我的语言翻译过来,还有我的思想和理念。”不过,济科的同伴也有不作为的时候,那就是济科生气骂人的赃话,他一般是不会传达的。但是,铃木本人也有着急的时候;世界杯预选赛,日本客场迎战阿曼,铃木多次在场边做出过激动作,吃到红牌禁赛一场。

(文章来源:体坛周报)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