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日本漫画书的幕后功臣--翻译者专访

南方网讯   一本书成功了,通常是由原作者享受掌声,翻译者总是站在光环的背后。优秀的翻译者不但有极佳的语文能力,还有专业的坚持,将书的精彩忠实呈现在读者眼前,幕后功臣当之无愧!

・漫画篇》许嘉祥 政经题材高手

★代表作/川口开治、弘兼宪史、小林源文等漫画家作品,包括“沉默的舰队”、“课长岛耕作”系列以及多部小说,译作超过50部,个人著作有“声纳室报告”。

  政治、军事书籍往往给人艰涩难懂的印象,但透过许嘉祥的翻译,日本政治、经济、军事漫画,都变得很好消化。已有超过10年翻译资历的许嘉祥,从淡大日文系毕业后,就担任专职翻译,不仅中日文能力俱佳,研究和搜集资料也很专业,再怎么硬的题材都难不倒他。

  作为多位大师漫画家的译者,许嘉祥不讳言自己也是他们的迷,由于他喜爱研究军事、模型,这方面的文字书译作也不少,“翻译最大的快乐就是比所有人更早一步看到这些好书!”一星期可以翻译一本漫画,“岛耕作”系列对他来说不算难,真正难的是像“上帝的指纹”这类兼具文史与科学知识的书籍,“还有我较怕地图,常要费很大工夫才能译完所有地名。”

  许嘉祥表示,日本漫画的翻译难度在于不能直接一个个照着对话框的内容来翻译,而是要把整句意思翻译后,再以读者熟悉的语句,分在不同对话框内。翻译这条路上没有人不出错,有时是编辑指正,有时是读者反映,他尽力减少出错,累积的专业与求证的认真,让他的名字对漫画迷来说已成为一种品质保证。虽然他自嘲这并不是一个能赚大钱的工作,想当专职译者的人得先考虑清楚,但他不觉得翻译是永远寂寞地站在原作者的背后,因为现在有愈来愈多的读者开始在乎译者是谁。

・漫画篇》方郁仁 期待读者鼓励

★代表作/“钢之炼金术师”、“校园漫画大王”、“火影忍者”、“樱花大战”等。

  也是东立漫画翻译的方郁仁,不讳言当翻译是有点寂寞的:“读者们所知道的都是作者,很少人会注意到翻译”,他希望读者在看漫画时,能够稍微注意一下翻译是谁,“如果翻得好请给予鼓励,翻得不好请指教。这将会是翻译的最大动力。”

  学生时代在华夏工专学的是化工,因为喜欢漫画而乐在工作,已有6年多资历的方郁仁,译到自己喜欢的作品时最为开心,如果看到原作者来台,更难掩雀跃。文字较少的漫画,他一天就可以译完,但遇到玩日式文字游戏或方言的内容,或是字多如麻的漫画,就会让他大伤脑筋。

  除了中日文能力以及对日本流行事物的敏锐度,方郁仁认为,当日本漫画翻译也要乐在其中、热爱这份工作,不然会变成一种痛苦。

・漫画篇》张益丰 最爱先睹为快

★代表作/“灼热”、“龙狼传”、“通灵童子”、“侦探学园Q”等。

  高雄医学院毕业的张益丰,是东立出版社的漫画翻译,喜爱漫画的他,有7年的翻译资历,现在3天就可以译完一本日本漫画。

  “作为一个漫画翻译,最快乐的莫过于能够看到日本最新的漫画,以及接触各种不同画风的漫画。而最痛苦的则是负责的漫画剧情不讨喜,对白多又杂,如果再加上作者本身的意识形态很重,那就很难把一部漫画译到某种水准。”张益丰表示,漫画的好看与否,会影响翻译的乐趣,他个人最害怕的就是遇到画风怪异,作者意识形态又很重的作品。

  张益丰并不认为当译者是寂寞的,“能够把不同类型的漫画介绍给国内的读者,其实是蛮愉快的事,感觉自己像是个小小的幕后英雄。”对于有心当日本漫画翻译的人,张益丰提到翻译的三要素“信、雅、达”。“不仅日文能力要好,平时应该多方涉猎,尤其是日本方面的时事也要多少有些了解。此外中文程度也很重要,不然就算你看得懂日文,却无法将它用流畅的中文加以表达,还是无法成为一名称职的翻译人员。”

来源:联合动漫周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日本漫画书的幕后功臣--翻译者专访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