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Posts 评论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译界人物 » “老神仙”陆谷孙:质本洁来还洁去

lu2016年7月28日下午1时39分,复旦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教授、博导,上海翻译家协会理事,中国作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陆谷孙先生在上海新华医院去世,享年76岁。

陆谷孙先生曾经主编《英汉大词典》。他曾说,编词典就像做厨子,受不了做饭做菜的热气,就不要轻易进词典编纂的厨房。

1976年起,他参加《英汉大词典》的筹备和编写,1986年11月开始担任主编。这部1500万字的《英汉大词典》是由中国学人独立研编的第一部综合性英汉词典,出版十余年来,影响难以估量。他又花6年时间主持修订了《英汉大词典》(第2版),前不久刚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比收集新词远为艰难的是修订旧有条目,往往半行不到的小小删改,需要大量资料的收集整理。而纠错改错也成了陆谷孙先生生活的基本组成部分。《英汉大词典》第2版前,有一篇陆先生写的英文前言,这篇翻成中文约有5000字的前言,被学者称为英语写作的典范。

“编词典是遗憾的艺术”是陆先生常常说的话,但是认识他的人都说像他这样和自己过不去的人着实少见。在《英汉大词典》(第2版)的出版座谈会上,还未及庆功,陆谷孙已经谈起了他最新发现的错误和缺点,并且笑称”大词典的出版之日,就是清算之日”,他已经做好准备挨老拳。在陆先生看来,勘误网站除了征集具体的勘误意见之外,还有着更为深远的意义。在《英汉大词典》的前言中,他明言最大缺憾当属编者对读者的需求未作全面深入的调查。而勘误论坛中读者与编者的积极良性互动,”不但使一部《英汉大词典》受益,更使一批《英汉大词典》之诤友、挚友渐渐形成,即便视作未来’参与式’词典编撰的雏形,也不为过。而这也正是我寄望于《英汉大词典》未来之所在。要是目前已上市的第二版在修订过程中,就有这种互动,那么词典的质量当有奇迹般的提升。”

除了编纂词典,陆谷孙先生还从事着翻译工作。他一生翻译过200多万字的著作,并且发表了许多关于翻译的论文,提出了要最大限度吃透并真实转达话语、尽量保存原作风姿、不求译入语的华美的翻译学观点。这些观点令许多翻译人员受益匪浅。

尽管拥有着这么多重高大上的身份,但是对老神仙自己来说,他最愿意的却是做一个老师。他最烦加在人字前的修饰语。他的孤傲只是对着权贵,或者说只是冲着裹着修饰语衣钵而忘记自己是谁的人。其实在他自己看来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外语老师而已。教师是他最看重的身份。同事说,正式、非正式的场合,聊天讲话之中,教书育人始终是他放在第一位的。在复旦,为大四学生开设的“英美散文”课程,陆先生一教就是二十多年。低年级和外面慕名而来的旁听者,常常挤得教室座无虚席。

陆老先生曾经开过微博,名“陆老神仙”,笔者有幸关注过这个微博得以亲眼见到老先生的谆谆教诲。他曾经说做人应俯仰之间,不谄不渎。他是这么说的更是这么做的。“身在丝绒樊笼,心有精神家园”,不贪富贵不慕名利,陆老先生的一生令人击节赞叹。

© 2002-2016 『译网』  |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188号 |  闽ICP备09004873号 | 订阅:Posts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