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Posts 评论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译界人物 » 十岁盲童给欧洲议会当翻译

        (作者:  郑 提)    2011年4月,欧洲议会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召开会议。欧盟成员国的代表会聚一堂,西装革履的他们,说着五花八门的语言,只有通过翻译才能顺畅沟通。

    半圆形会场的一角,设有专供译员们工作用的小屋,这里被称为整个会议的“枢纽”。欧洲议会曾有规定,走进这间小屋的人不得小于14岁。然而,一个叫亚莉克希亚·索洛尼的10岁女孩改写了历史。

 

    用稚嫩童音做出高难度翻译

    留着金色卷发、爱扎大红蝴蝶结的索洛尼看上去就是个可爱的孩子。而现在,她正戴着专业的头戴式耳机,一边倾听耳机里代表的发言,一边准确无误地做着同声传译。因为精力集中,小女孩的脸蛋上浮起两片红晕,甚至没有注意到记者就站在身后,扛着摄像机拍她。

   “我听‘同事’说,右边桌子上的电脑屏幕会同步显示议员们开会的情况,那一定很有趣!”索洛尼给记者指了指桌子的方向,但她没有偏头去看,眼珠也一动不动。是的,这个小女孩双目失明。

    索洛尼负责的是高级环境会议的同声传译,在长达两个小时的会议中,她要将西班牙语和法语译成英语。“代表们讨论了两个主题,一个是食品归类,一个是日本食品的放射性问题。他们的发言都太专业了,有时我不太明白他们所说的那些单词是什么意思,但翻译出每个句子的主要意思对我来说并不困难。”听她用稚嫩的童音做出这样高难度的翻译,在场的人都大为赞叹。

    工作结束之后,索洛尼还趴在小屋的桌子上久久不愿离去。她兴奋地说:“这里的椅子很舒服,房间隔音效果棒极了!关键是,从耳机里传出来的各国语言分分秒秒地包围着我,这让我感觉很惬意。翻译室就像我的第二个家,我真想一辈子窝在这里不出去。”

    天性敏感的索洛尼比同龄的孩子更懂得感恩。她眷念工作时跟其他人一起合作的团队气氛,“和他们在一起,我一点都不紧张。”她喜欢跟她说话的每一个人。“这几天,我认识了很多翻译高手,他们都很繁忙,还抽时间陪我聊天。我想知道他们要经过怎样的训练才能达到现在的水平,以及现在的工作日程,他们都耐心地讲给我听,让我很感动。”“更让我惊喜的是,我还在这里遇到了另外两个盲人翻译,分别是西班牙语、法语翻译萨拜因和英语翻译尼基,我爱他们!有时我甚至感觉,我已经认识他们很久很久了。”

    来自英格兰的代表罗伯特·斯特迪说:“我们都爱这位天才又迷人的小姑娘!在这样高规格的会议上,10岁的她能如此出色地完成工作,真是太神奇了!”

    学会4门语言

    2001年,索洛尼出生在英国剑桥市。父亲理查德是英国人,母亲伊莎贝拉是混血儿,会讲法语和西班牙语,两人都是剑桥大学的老师。生索洛尼时,理查德已经51岁了,老来得子的他把女儿当成掌上明珠。

    不幸的是,索洛尼两岁时竟得了神经胶质瘤(恶性脑肿瘤的一种),危及生命。经过在医院18个月的痛苦化疗,索洛尼保住了性命,但视神经却受到了巨大的损害,完全失去了视觉。“当我们刚知道她的一辈子就要在黑暗中度过时,简直痛不欲生。”理查德和伊莎贝拉一直很怕回忆起那段梦魇般的日子。“但好在,女儿很小,还不懂得痛苦,也不记得世界原来是有颜色的,她和其他孩子一样,自信地成长起来了。”

    在小索洛尼的记忆中,最清晰的就是妈妈的声音。“妈妈用法语和西班牙语同我讲话,用英语和爸爸讲话。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能不费劲地在三种语言中穿梭。”“我一直觉得我的听力很棒。我坐在楼上时,都能听到妈妈在楼下的厨房里开瓶盖的声音,甚至还有爸爸看报纸时的呼吸声。”伊莎贝拉也很惊讶女儿的天分:“我默不作声地看着她时,她都知道。虽然她看不见,但她的听觉非常灵敏。我当时就觉得,女儿应该去学语言和文学。”于是,在索洛尼4岁时,伊莎贝拉为她请了盲文老师。

    索洛尼很爱学习,与那些贪玩的小伙伴们不同,她将学习看成游戏般有趣。每天上课时,索洛尼都要将老师讲解的内容用磁带录下来,课后一字一句用小针扎出凹凸起伏的盲文笔记,然后用小手摸索着一遍一遍地复习。仅仅两年后,索洛尼就可以用盲文流利地阅读和写作了。6岁那年,她突然告诉妈妈,自己想学一门外语。伊莎贝拉建议她学汉语,“其实我是想测试一下女儿的语言禀赋到底有多高,毕竟汉语很难学,没想到她竟能坚持下来。”

    索洛尼显然也体会到了汉语的难度:“光拼出字母可不够,还有四个声调,声调变了,意思就完全不同了。”面对挑战,索洛尼只是将它看成一个“游戏的升级版”,“越难越有意思”。她每天戴着耳机听汉语磁带,和汉语老师面对面地交谈。由于勤学苦练,她的汉语成绩比其他健全的同学还要优秀。

    2010年,索洛尼参加了GCSE(英国普通中等教育证书)的法语和西班牙语考试,因为用盲文答题的速度比较慢,她比其他考生多花了几个小时,考完之后直喊肚子饿。但她完成得很棒,两门成绩都是A。索洛尼谦虚地说:“这没什么,因为法语和西班牙语很容易掌握。我现在在主攻汉语,我还写不出几个汉字,只会写拼音,我还得加把劲儿。”索洛尼又偷偷地告诉记者,她已经开始摩拳擦掌地准备冲刺新的领域——阿拉伯语、德语和俄语。

    小小年纪的她对学语言有着很深的感情。她喜欢诗歌,在自创的小诗里写道:“每个字母都闪烁着/喜悦和希望之光/没有它们指引/就走不到世界边上。”

    要在翻译室工作到老

    伊莎贝拉对女儿健康的担忧一直没有消减:“她的脑瘤还未根除,随时都有可能增大。”但让她欣慰的是,生命中的每一天,索洛尼都过得很阳光。除了诗歌,索洛尼还爱好唱歌和弹钢琴。因为眼睛看不见,她曾经最怕体育运动,“不过如今,我有了个4岁的妹妹梅丽莎。我可以尝试和她一起游泳、滑雪了。”去年10月,索洛尼凭借自强不息的精神获得了当地政府授予的“最勇敢孩子”称号。

    对于未来,索洛尼很有自信:“我要成为一名高级口译员!”她把欧盟秘书长送给她的一枚奖章当成吉祥物,睡觉都握在手心里。“爸爸告诉我,奖章上刻有欧洲议会会场和翻译室的图案。那真是个神奇的地方,让我的内心充满快乐。不久的将来,我一定还会回去,不是为了参观游玩,而是要和我亲爱的翻译朋友们重逢,我要在那里工作到老,没有力量可以阻挡我实现这个愿望。”

 



来源 : 《中外文摘》,知网空间

2 Comments

  1. 纪大人2012说道:

    天呐,太不可思议了,我要向她学习。

  2. Jasmine说道:

    恩~~只要努力一切皆有可能噢~~~加油!

回复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提交评论。

© 2002-2012 『译网』  |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188号 |  闽ICP备09004873号 | 订阅:Posts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