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诺奖推手”开始翻译毕飞宇《推拿》

4646

莫言能够获得诺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著名汉学家葛浩文的翻译。诺奖评委几乎只看瑞典语以及法文、英文作品,葛浩文向世界推广莫言的翻译作品,贡献毫无疑问,可谓“诺奖推手”。近日获悉,作为目前英文世界地位最高的中国文学翻译家,葛浩文也开始将毕飞宇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推拿》翻译成英文,将其推向世界文坛。

如何选择作品?看重毕飞宇在美影响力

葛浩文翻译中国作品已经有三十多年,“翻了五、六十本了。”也正是因为他将莫言的《红高粱》等8部作品一一翻译,才让世界文坛真正认识莫言,“凡是中国作家出的,我们认为是好小说的,就会翻译,让作品走向世界。”葛浩文告诉记者,他最近还与作家林丽君一同合译了毕飞宇的《推拿》。

在美国出版东方的翻译作品相当不易,那么葛浩文选择翻译的标准究竟是什么?

“一种是有人找我们来翻的,还有就是有人推荐的。”但是让翻译家最头疼的就是译完之后,没出版社愿意出版而让几个月甚至一两年的工夫白搭,因此葛浩文如今异常小心,“我们一般不看他在中国的影响力,而一定要看在美国将来的影响力,如果不好卖我们的工作就白做了。”

什么作品受欢迎?评论家爱悲苦读者爱幽默

那么英文世界对于中文作品的接受程度究竟是怎样的?

“不要全是悲,这样让读者看,很难。”葛浩文解释,“我要翻译的还是偏重语言。但不一定能因为语言美而向国外推荐翻译小说,国外读者爱看故事。譬如刘震云的《我不是潘金莲》故事写得真好。”

葛浩文说,虽然评论家们都喜欢看悲苦的作品,但其实读者一般偏爱幽默轻松的,而这正是中国作家缺少的。“中国作家一般不太知道怎么幽默,他们一般写愁苦,但要以反讽的幽默的手法来写,一般没有人能做到。”与葛浩文一同翻译《推拿》的林丽君告诉记者,这也是其决定翻译毕飞宇作品的原因。

删减改动很大?“改写”是对作者的尊重

不过,也有人读过葛浩文翻译后的英文作品,认为他的翻译对于原作品的删减改动相当大,与原先中文的灵动性相差甚远。提及此事,葛浩文觉得相当委屈,“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在出版社的要求下删的,其实原文我们全都翻译了。”随后,他以作家阿来的《格萨尔王》举例,“这部作品被出版社删掉了一半,因为这个长篇有4、50万字,但苏格兰的出版社的小说系列都要在30万字之内,甚至更短,出版社说非删不可。”

在他们看来,中国读者的容忍度特别大,“有的小说写到半天没写到主题,或是写了一段停下来讲讲别的,这要是美国读者就不看了。”林丽君说,“当然也有中英文表述上的差异,而让我们不得不以其他的表述来翻译作品。”

以《推拿》为例,“都红对男人们很失望,都红对女人们一样很失望。”这一句我不能完全按照中文来翻,那就成了大一英文学生的水平,很重复,那就要译成“都红对人很失望,男人女人都不例外”或“都红对男人和女人都很失望”。这要说是改写也是改写,但如果不改就是对作者的不尊重。这个问题如果是做过翻译的人来看,就不会说是“改写”了。

对中国作家期望?莫言不学外语很“愚蠢”

作为成功将莫言推向世界文坛的翻译家,葛浩文对于莫言一直相当关注,“他获奖后对于中国文学作品肯定有帮助的。”葛浩文说,“他之前中文作品在美国出版的很多,他得奖后大家对中文作品开阔一点是必然的。”但葛浩文也坦言,再过一年再说莫言,可能大家都会问“谁是莫言”了。

“他获奖后三个月内,书卖得真棒,后来就……因为莫言不会英语,他去欧洲、美国都要有翻译跟着,所以出版社不愿意花钱请他来。过去很多得奖的人都会外语,可以出国宣传。相比之下,他不想花时间去学外语了,对他来说,这是不明智的。”葛浩文说。



来源 : 和讯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诺奖推手”开始翻译毕飞宇《推拿》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