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翻译实践与翻译理论

人类的翻译活动实践几乎同人类自身的历史同样悠久,自从人类有了语言实际上就有了翻译活动。据历史文献记载,早在公元前三千年亚述帝国时期就已经有了正式的文字翻译。在公元前十八世纪的巴比伦王国时代,下达庶民的法律和政令需要翻译成多种文字,政事办理和法令的执行也常常需要译员的协作。较早有文字记录的翻译作品也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三世纪的古希腊时代。当时七十二名犹太学者在埃及亚历山大城翻译的《圣经?旧约》(又称《七十子希腊文本圣经》)是目前已知的较早的翻译作品。后来陆续出现的以拉丁语翻译或改编的希腊荷马史诗及希腊戏剧作品也都表明正式的文字翻译活动在古代已是一种十分普遍的现象(谭载喜1991: 4)。同样,在我国有文献可查的翻译历史可以从东汉桓帝末年安世高翻译佛经算起。东汉至唐宋的佛经翻译,以及后来明末清初的科技翻译和鸦片战争至“五四”时期的西学翻译被视为中国翻译史上的三次高潮(马祖毅:1984)。在这两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翻译实践活动始终未断,无数优秀的翻译家积累了丰富的翻译经验,摸索出大量实用的翻译技巧和策略,并提出了许多宝贵的翻译理论观点和学说。

同源远流长的翻译实践历史相比,翻译理论特别是系统性翻译理论的形成和发展则相对要晚的多。语言学家乔治?斯坦纳(George Steiner)在其著名的翻译理论专著《通天塔――语言与翻译面面观》(After Babel: Aspects of Language and Translation)中曾提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前的翻译理论一直围绕着如“直译”(literal translation)、“意译”(free translation)和“忠实翻译”(faithful translation)这样的翻译方法问题进行毫无结果的争论(Steiner 1975/1998:318)。这意味着在漫长的翻译历史中,绝大多数的翻译理论都集中在“怎么译”的问题上,并且将这一问题看作是翻译理论的全部。直到二十世纪后半叶,随着国际间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的日益频繁和各类翻译辅助工具(如机器翻译)的问世,翻译理论研究的广度和深度不断拓展,翻译研究者方才逐步意识到“怎么译”的问题虽然是翻译中一个重要的论题,但也只是翻译理论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而非全部。翻译活动中的其它许多现象,例如,翻译对本民族语言的作用和贡献、不同语言之间的共性和差异、可译性与不可译性的理论依据、翻译的目的、语篇类型与翻译策略之间的关系、翻译过程与人脑的语言机制及认知能力的关系、翻译研究的方法论问题等等渐渐成为当代翻译理论研究的课题。因此,在这里我们需要注意翻译理论在宏观意义和微观意义上的区别。

就宏观意义而言, 翻译理论是关于翻译活动的知识, 它描述和分析翻译活动中的各种现象,并针对有关现象提供一系列的观点和诠释,包括普通的原理与具体的指引、建议和启示。从这个角度而言,翻译理论属于基础性的研究, 重在解释翻译的性质、功能、双语转换机制、语言与思维的关系等问题, 同时还借鉴语言学、文艺学、符号学、社会学、哲学、美学、心理学、文化学、交际学、信息论等学科的理论来解释种种翻译现象。EnglishABC.com专稿

从微观意义上说, 翻译理论涉及如何根据不同的语篇类型、翻译目的以及译文读者对象而采取不同的翻译策略和方法。相比之下,这一意义上的翻译理论比宏观翻译理论的涵义狭窄和具体的一些,它的作用也显得更为具体:例如,确认和解释翻译中的问题,指出解决问题所涉及的所有因素,建议恰当适用的翻译策略和标准等。鉴于本书是一本实用翻译教程,因此,我们在书中所提及的翻译理论均为微观意义上的翻译理论。EnglishABC.com专稿

从理论与实践的辨证关系而言,翻译理论的职能和作用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刘宓庆1999: 2-3):

首先,翻译理论具有认知职能(cognitive function)和启蒙作用。翻译理论是对翻译活动现象和规律的认识、描述、分析和探讨。通过翻译理论的揭示,我们可以认识到翻译这一特殊语言活动的实质,翻译活动的各项基本规范以及翻译过程中的行为模式。EnglishABC.com专稿

其次,翻译理论具有执行职能(performing function)和指导作用。翻译理论能够指导我们认识翻译活动的规律,并凭借有关的理论论证和方法论的引导,在实践中有选择地“实施”理论所提供的多种参照性对策(strategies)。进而使翻译技能从自在行为上升为自为行为,使翻译实践成为高层次的语际交流,而不仅仅是匠人式的技艺。EnglishABC.com专稿

再者,翻译理论具有校正职能(revising function)和规范作用。这一职能源于翻译理论的执行职能。翻译理论为我们提供了多种参照性对策,使我们在翻译实践过程中能够有选择地采用有效的实施手段,同时也使我们更能辨明正误,校正偏差。EnglishABC.com专稿

此外,翻译实践与翻译理论之间的关系是一个需要正确对待的问题。无论在国外还是在国内,翻译界许多从事翻译实践的人士(包括一些颇具知名度的翻译家)对翻译理论研究的态度也比较淡漠,认为翻译是一项实践性很强的活动,无理论可言;所谓的翻译理论都是空谈,并不能真正提高一个人的翻译水平,只有拿出好的翻译作品才算真本领。这种过于强调理论实用性的观点对翻译理论的研究影响极大,并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翻译理论及翻译学研究的发展(杨自俭1994,谢天振2001)。

我们承认,翻译理论有时可能无法完全用于指导某一项特定翻译活动的具体操作,从事翻译实践工作的人员也未必需要掌握高深的翻译理论以后才能进行翻译。但是,翻译理论可以总结归纳各类有效的翻译策略或技巧,发现翻译活动过程的规律,解释翻译活动中出现的各种现象,并为翻译实践提供不同的操作途径。古人云:“授人以之鱼,不如授人以之渔。”懂一些翻译理论, 能使译者掌握翻译规律并在其指导下进行翻译实践,提高翻译能力;能使译者对翻译问题可以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 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也正如英国翻译理论研究者莫娜?贝克(Mona Baker)所说,学好翻译理论并不等于就一定能做好翻译,这就像学习了医学并非一定能医好病人一样。然而,医生如果对人体的构造药物的性能与成分都有理性的认识,就可以减少误治的可能性,还可以增强医好病人的信心(Baker 199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翻译实践与翻译理论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