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中国英语”被老外熟知

  现在很多外国朋友直接跟我说要搞好guanxi(关系),而像‘很久不见’(long timenosee),从广东话‘饮茶’直译过来的‘drinktea’等,现已成为标准英文词组。”上海大学国际交流学院张锡九教授表示。

  据统计,《牛津英语词典》中以汉语为来源的英语词汇有1000余条,涉及范畴包括饮食类、生物类、宗教哲学类、政治类等。

  “中国英语”不可小觑

  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会长、华东师范大学应用语言研究所所长潘文国教授指出,中国人在学习和使用英语过程中产生了一些英语原来所没有的说法。这种“英语”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习惯上叫做“Chinglish”,可以翻译成“中国式英语”,这是一种不符合规范的“翻译腔”,在学习中要注意避免;另一类翻译界给它起了个新名称,叫“ChinaEnglish”,可以翻译成“中国英语”,是指反映中国事物或者特有文化的英语,比如功夫(gongfu)、风水(fengshui)、饺子(jiaozi)等,这些词语丰富了英语词汇,使英语的“国际性”越来越强。

  全球语言监测机构曾指出,该机构去年登记的英语新词共两万个,其中两成为“中国英语”。荷兰一家商业公司甚至推出Chinglish.com网站,该网站以“打破存在于中国和西方国家之间的语言障碍”为宗旨,不但为网民提供电子邮件中文和英文翻译服务,还对很多典型的“中国英语”词汇作出准确的翻译。“别小视了‘中国英语’的力量,中国有3亿多人在学习英语,加上日益上升的国际影响力,这类‘中国英语’的词汇正在不断进入英语的主流。”潘文国教授表示。

  加拿大人丹那在中国生活6年,当记者问到jiaozi(饺子)、gonghu(功夫)等词汇时,他表示这些词语已经为以英语为母语的外国人所熟知。“这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与qipao(旗袍)一样,很多外国人都知道,qipao(旗袍)是一种漂亮、性感的中国式服装。”

  “中国英语”也经过了演变

  对于“中国英语”流行的原因,潘文国教授表示,随着中国与外国文化、经济交流的增多,许多中国特有的东西,如轻功(qinggong)、胡同(hutong)、豆腐(doufu)等词汇,在国外找不到对应的词语来翻译,便有了这些“中国英语”。“其中还包括一些中国特有的政府口号,如五讲四美(fiveadvocating,fourpoints of beauty)、独生子女政策(’Onechild’ Policy)等等,在英语中也使用广泛。”

  当然,“中国英语”也是经过了漫长的演变,才为人们所接受。潘文国教授举例说,以往,外国人管阴阳叫“positive/negative”或者“active/passive(积极和消极)”,这显然难以表达阴阳丰富的内涵;还有武术一词,以前被翻译成“martialarts”;再比如风水,以往直接翻译成“windand water”(风和水),自然会使人莫名其妙。

  老外眼中的“中国英语”

  虽然很多“中国英语”的用法被老外所熟知,但中国人自己却还在用一些生僻的说法。浙江大学的美国外教查克在其博客中描述过这样一段经历,他第一次来中国,下飞机后,负责接待的英语系老师说:“您刚到,我们吃点饭吧。我们要点Chinesedumpling(饺子)和Chinesebeancurd(豆腐),您看可以吗?”查克以前从未听说过这两种东西,但出于好奇,就说可以,结果饭菜端上来一看,原来就是jiaozi(饺子)和doufu(豆腐)。

  对此,上海一家外文报刊的资深编辑徐小姐表示:“对‘中国英语’还应该加大推广的力度,毕竟除了以英语为母语的人,知道的人还不多。有关部门应提供一个翻译标准,如果出现了新的翻译词汇,也应该及时将这些词汇收录进去,这样知道的人就会越来越多,影响才会慢慢扩大。”

  事实上,在老外眼中,一些另类的“中国式英语”让他们觉得挺有意思。“有一次,在上海的一个汽车站,我看到站台上写着‘Welcomecoming(欢迎您)’的字样,这显然是不规范的写法;在公园里,像‘Be careful to fall intothewater’(小心掉进水里),这样的翻译也非常搞笑。中国人必须意识到这样的问题,因为这不符合上海国际化都市的形象。”丹那表示。

  潘文国教授也是上海市公共场所中文名称英译专家委员会的成员之一,他表示,目前,委员会正在对公共场所的一些错误标识进行收集,以后将出台相关的翻译标准,还将为人们规范使用英文提供咨询服务。

(文章来源:环球时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中国英语”被老外熟知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