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这群“应声虫”一天挣一万

“同传”告急!几个月前,在成都召开的国际信用管理与担保研讨会,会务组因为“专业性太强”贴出了“会议不提供中英文同传”的通告。事实上,业内人士称,同传人员不足才是真正的原因。

  几年前,中国西部论坛在成都举行,至少需要16名同声传译人员,最后远赴北京、上海,好不容易才搬来了救兵。

在成都,难道没有人能做同声传译吗?而外界传言,同传精英一天挣1万元,一般水平也能挣到4000元人民币,坐在金山上的职业又为什么没有人做?

  传传传翻译一天挣一万

  成都语言桥翻译有限公司有专业翻译数十名,能做同传的有两人,刘先生是一位,他今年9月才在省上举办的西部物流大会上担任同传译员,现在正在负责重庆大学EMBA教学的交传。刘认为,成渝两地目前的同传人才基本能够满足市场需要,“但这仅限于中型国际会议,同时需要七八人同传的大型会议还是有一定难度。”

  另一位在成都某外语培训机构任职的任先生今年31岁,西装革履,鼻梁上戴着一副精致的近视眼镜。他在世界上最大的口译机构―――欧盟下属的联合口译和会议服务司(JICS)―――接受过专业同传培训。据说,在这里接受过培训的中国翻译人才不到300人。

  说起同传一天可以赚1万元人民币,任先生笑笑回答,同传的确有如此高的收入,但成都本地的企业接受不了这个价格,除非是大公司。他说他不方便透露自己的同传收入,但从他满足的笑容来看,离1万元不远。

  任先生坦承,现在同传已变成他的业余工作,平均下来,同传一年一次,而且这些“本地活”还是通过北京朋友及翻译公司介绍的。“本来这个圈子里的人就少,有同传经验、有资力的也就十来个吧,没有人只专职做同传,如果只做同传,恐怕还难以养活自己。”任先生说,曾经有人出价300元让他做一天同传,他倍感悲哀,“有人宁愿花几十万用在租酒店、办宴会上,其实用同传代替交传,可以节约至少一半的时间,租酒店的钱都可以省下了。”

  练练练魔鬼训练造精英

  1996年任先生从四川大学英语系毕业后,分配在省属某外贸公司,得到了相当多的笔译、口译锻炼,2000年前往布鲁塞尔接受专业口译培训。

  记忆练习、笔记练习和同传练习是培训的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只准听不准写,听完立即翻译,“那个时候特别希望手上有一支笔,可是真的到了第二个阶段可以用笔记的时候又发现,记起来更加痛苦,为什么?又快又多,根本记不下来。”

  前面两项练习用了3个月时间,以后的两个多月全都在做同传。联合口译和会议服务司就在欧盟CCAB会议中心旁边,“地利”优势为他们赢得了相当多的旁听机会。每一次旁听就是一次练习,任先生不仅相信自己可以脱稿同传,还亲眼看到自己的老师一边看报一边做同传,听说一名外国女翻译一边织毛衣一边做同传!到后来甚至认为脱稿比有稿更容易,“但这要以讲话者同样脱稿为前提。”

  同传一天的收入是以先期的长期准备为基础的,任先生一般会要求会议主办方提前3周将电子稿给他,他将做成中英文对照,有不认识的单词要马上查找,“越专业的会议,生词越多,耗时越多。”接下来就是练习,用MP3录音,自己听效果,找感觉。

  早报记者何筝摄影方炜韩杰

  全国仅有2500个“同传”

  人事部2003年开始试行全国统一的翻译专业资格(水平)考试,今年,该考试落户成都,第一次187人报考,仅28人合格。四川翻译协会会员1400余人,成都翻译协会会员300余人。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专业的同声传译人才全国仅2500人左右,大多集中在北京、上海和广州。

来源:天府早报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