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清单”听成了“氢弹”

        外交部高级翻译戴庆利回忆自己的口译工作时说,在她的口译生涯中曾闹过一个笑话。2002年,唐家璇外长在一个多边会议的场合会见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当时,我方想跟他谈的主要内容就是我们国家出台一个管制的条例。唐外长一开始说:“我们出台了一个新的核用品的管制条例。”戴庆利翻过去了。突然,唐外长补充一下:“还有清单。”唐外长是上海人,因此,他说“清单”在戴庆利听来就好像是“氢弹”。其实,她应该清楚,在这个上下文,“清单”只能是列举物品的清单。而当时的她却鬼使神差地想:“是不是唐外长刚才突然想起来还有氢弹?”出口管理,她当时想是不是她的谈(话)参(考)里没有,她不知道是不是还有氢弹。但她当时看见唐外长很严肃,对鲍威尔说:“我想一定要有新东西。”于是,戴庆利就把它翻译成“还有氢弹”。这下就真的像氢弹爆炸了—样。当时,鲍威尔很吃惊,满屋子的人都笑了。鲍威尔就像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一样。他问这是怎么回事?当时,中方这边笑了,唐外长也笑了,戴庆利则尴尬不已。



来源 : 中国书报刊博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清单”听成了“氢弹”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