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菜名翻译绝非小事

  宫保鸡丁,就是“花生、辣椒、葱炒鸡肉”;过桥米线就是“加鸡肉的鸡汤粉丝”,这些是为了迎接2008年奥运会而正在进行的《北京市餐饮业菜单英文译法》讨论稿中的部分内容。为了让老外在中国能够吃得明白,北京市餐饮饭店中的数千种菜、酒,都将有统一规范的“英文名”。

  应该说这是一件很难完成的任务。中国的烹饪艺术源远流长,各种菜系流派争奇斗艳,就菜名而言,更是五花八门,数不胜数,而且多有地方和传统特色,有些菜名的背后甚至就是一段典故,如“贵妃鸡”、“东坡肉”等等。就我们常见的菜名而言,有些菜的菜名往往比较直白,如小鸡炖蘑菇、酸菜白肉、红白豆腐等等;而有些菜的菜名则相对复杂,甚至会在第一次接触时看菜名而不知所云,如游龙戏凤、花好月圆、龙虎斗等。要将这些菜名都用英语表达出来,而且还要求准确、简洁而明了,其难度可想而知。

  在某酒店使用的外语菜单上,就曾经出现过这样的笑话:非常吉利的一道菜“四喜丸子”,翻译成英文是“Four glad meatballs”(四个高兴的肉团),“猴魁茶”翻译出来是“Number one monkey-tea”(第一猴子茶),其他诸如“庐山云雾”、“君山银针”翻译得更是不知所云。还有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麻婆豆腐”竟成了“满脸雀斑的女人制作的豆腐”,“童子鸡”成了“还没有性生活的鸡”。(《信息时报》12月27日消息)

  想必老外们在面对这样的菜谱时多半会目瞪口呆,不知所云,甚至也可能胃口全无了。

  其实按照国际通行的惯例,在翻译方式上一般有意译和音译两种,对于名字类的翻译,多半使用音译方式。在中国菜名的翻译上,对于那些相对直白的菜名,完全可以采用意译的方式,而对于那些无法直接翻译的菜名,又为什么非要照猫画虎地搞出一些中国人不懂、外国人更不明白的翻译来呢?人的名字不过仅仅是一个代号而已,而菜名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为什么不可以采用音译的方法来翻译呢?甚至就直接使用汉语拼音来标注菜名,并在旁边附上该菜的照片,并标明菜的主料、配料和口味等主要信息,无论是谁都可以一目了然了,断不至于让老外被复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菜名翻译绝非小事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