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译林:《译文》停刊不是翻译人才的问题

关于这个消息,已经在江湖上传了很久了,也曾有媒体的朋友问过,期间各种说法也是层出不穷。突然间就已经得到验证并公开。一时无语。比较突然。半年前就已经听到各种各样的说法,也有媒体的朋友来求证过。未曾想已经成真。

从一些侧面了解到,在上海买到《译文》似乎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这可能说明它的发行渠道是不是仍以邮局征订为主?至于经营,对一本文学刊来说,经营基本上属于奢侈品,《译文》办一个翻译奖项,已经很不容易了。从媒体上得知,《译文》的编辑同时也在编图书,对于社办期刊而言,这里有人的资源最佳配置的问题。至于定位,个人感觉《译文》的定位后来偏向于大文化类多一点,这个方向至少表现出一种努力。读者群越来越小,越来越专,那是必然的。至于翻译人才等等,我觉得不是主要原因。

纯文学刊的不景气,是正常的。纯文学的圈子,无论是作者,读者,本来应该是一个有限的范围,当它在某种社会环境下扩大的时候,其实是超载了。只是所谓的纯文学定义,历来没有一个各方认可的说法。其实要看到,大多数文学刊都感受到了危机,而且也都试图调整,无论是脱胎换骨或是微调。这方面例子就不举了。只是这种调整面对整个市场,会不会事倍而功半?

《译林》现在还活着,虽然早已不是当年数十万份的活法。但《译林》对于译林出版社以至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来说,其意义可能不等同于任何一家其他杂志。因此,《译林》得到的是一家出版社甚至一个出版集团的坚实后盾。《译林》的特色是国外新近的长篇流行小说,这一特色将坚守下去,虽然当初《译林》创刊时“打开世界,了解窗口”的定位里,其窗口作用已经在新媒体发达的今天渐行渐远,但中国文学永远不可能孤立世界文学而存在,中国读者、作家也永远不会说,我们不需要外国文学的营养。《译林》杂志明年是三十周年,而立之年,我们诚惶诚恐,但我们仍愿尽我们的责任。

方 悉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