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如此翻译

那次和台湾朋友聊自己曾经到哪里哪里游历过,一下子被打断:“不好意思呃,哪里?你说的?”“新奥尔良啊。”心里还想,怎么,这个城市知名度不算太小吧,难道您视野就……正诧异呢,对方从诧异中缓过来了:“喔,New Orleans吧,我们叫纽奥尔良。”这一下子倒觉得有意思了,有趣有趣,为什么你们不把那个New直接翻译过来呢。为什么要这么翻译啊,你们怎么叫New York的,不就是纽约吗?

说得还真对,回过神来我就琢磨了一阵。不错,咱们这似乎喜欢来点形神兼备,音译的意译的纠缠不清。就单说这New在地名里,咱们的习惯似乎都是直接翻译成“新”,于是就有了新奥尔良、新泽西、新西兰……不过你说那个“New Foundland”吧,咱还真叫它纽芬兰岛。其实呢,按上面大多数译法,还不如叫它“新找着的地儿”,虽然拗口,可是亲切啊。

想想人家的翻译,确实有时候让你喜欢。4年前在香港,正赶上悉尼奥运,就看电视里出现个MM,嗲嗲说道:“现在是雪梨为你报道……”嗯,我还在想这甜妹子的雅称真是别具一格,后来就发现怎么所有的记者都叫“雪梨”呢?难道是公司的大牌?后来一下豁然开朗,原来就是悉尼。你看看人家的叫法,“雪梨”当然比“稀泥”更有看头吧。

你看看这人名就搞笑得更厉害。中国最怕就是音译或同音的关系使得人名太难堪。大名鼎鼎的邹韬奋,本来那名字里俩字都是又响亮又有意义,结果组合起来……幸好人出了名,名字流传开来,再别扭也能习惯过来。我总是为老祖宗怎么翻译John而大费脑细胞。后来终于自以为得计,你看把Jo-hn分开,J读作/j/,后面的就好蒙事啦。费这么半天劲,好像有了个结论,那就是,那些一开始的翻译者恐怕就不知道正确的读音。

饶是想起一段趣闻。说是去放映厅,英文原版加中文字幕的电影。就见两人来回问答,那字幕是:“你是西里求斯吗?”“不,我是基亭。”看到这里,但见厅里黑鸦鸦一片人头,全在全神贯注。可难道是我听错了,明明说的是“Are you serious(你说真的吗)?”

“No. I’m kiding(我开玩笑的).” 噢!买狗的(Oh,my god噢,我的天哪)……(◆清晨)

来源:金华新闻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如此翻译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