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译者职业像演员(文学翻译大家谈)――任溶溶

从我一九四五年译第一篇外国儿童文学作品到现在,足足有六十年了。我如今还在一个劲儿地译。译儿童书是我的工作,又是我的乐趣。要问我休息时候干什么,我就是译儿童书。

  译儿童书这个工作太有意思了,一是给小读者属于他们的文学,二是向儿童文学作家提供可以借鉴的作品。我一直就在为他们挑选应该介绍的外国儿童文学优秀作品。我译了不少古典文学名著,像普希金童话诗、安徒生童话、《木偶奇遇记》、《彼得・潘》、《杜利特医生历险记》、《雷米斯大叔讲的故事》,也译了大量现代作品,像苏联马尔夏克、巴尔托、米哈尔科夫的儿童诗、《一年级小学生》、《铁木儿和他的队伍》、《古丽雅的道路》以及欧美的《玛丽・波平斯阿姨》、《女巫》、《地板下的小矮人》、《小茶匙老太太》,以及国际安徒生奖获奖作家凯斯特纳、林格伦、罗大里、格里佩、杨松、福克斯、德容、内斯特林格等的作品。

  儿童书的读者对象再明确不过,是小朋友。作者们的书,就是为小朋友写的,因此译出来的儿童书,要让小读者读起来顺当,觉得有趣,他们又正值学语文的时候,译文要规范,我尽可能争取这样做,尽可能做到像一位外国作家借用我这个中国译者的口,把他的书用中国话讲给中国小读者听。译者就好比一位演员,要揣摩不同人物,表现不同风格。

  译儿童书有一件比较难又很好玩的事。就是作者往往喜欢逗孩子,玩一些文字游戏。译儿童书跟译大人书又不同,不能加很多的注解,只是万不得已才加,文字游戏也就不能靠加注解来解决,当然,也除非是万不得已。碰到这种场合,译者最好能想个相应的中文文字游戏,字面上可能不那么忠实于原文,但那种游戏精神正好是忠实于原作的,让小读者感到好玩。儿童书译多了,对某一位作者熟悉了,到一定的节骨眼,也就会跟着想出些花样来了。

  我也创作了一些儿童文学作品,那是在译儿童书之后。我想我这个人还是有点儿童文学细胞的,长期译儿童书,这实际上是一个学习过程。我从许多外国优秀儿童文学作品中,看到了作者怎样从丰富的生活中找到了好点子,非常佩服,同时觉得在自己的生活中也有不少好东西可写,于是用个小本子记下来。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由于当时的特殊情况,翻译书不出了,我是个闲不住的人,于是翻阅小本子,写起儿童诗来了。刚发表几篇,竟得到老朋友胡德华、贺宜、金近等同志来信鼓励,这让我信心大增,一口气写了不少。我很希望胡德华同志能读到我的这篇短文,这件事情,我怕她已经忘记了。前两天我跟俄罗斯友人聊天,谈起我的儿童文学创作,我说,我首先要感谢俄罗斯儿童文学,我写儿童诗,正是翻译了马尔夏克、巴尔托他们大量的优秀儿童诗的结果。

  就这样,我从一个译儿童书的,又成了一个写儿童书的。

来源:人民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译者职业像演员(文学翻译大家谈)――任溶溶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