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基金资助突破翻译出版困境

在美国,一本翻译作品的销量达到3000册就很值得庆祝了,而出版一本翻译图书的成本约为3.5万美元,比普通原创图书高出1万美元。虽整体而言,美国出版社对翻译资助基金仍知之甚少,但为了能顺利出版翻译作品,一些出版社正努力探求向各种翻译资助基金寻求帮助。

  在美国,出版翻译作品是项赔本的买卖。如果能取得好的经济效益,那反而不太正常。一本翻译作品在美国的销量能突破2000册就已经是老天有眼,达到3000册则很值得庆祝了。“美国出版社出版一本普通原则图书的成本大约是2.5万美元,至于翻译图书这一数字则接近3.5万美元。”乍得・波斯特作为美国翻译小说生存状态的重要发言人和Dalkey Archive Press出版社的策划编辑,日前在采访设在美国的德国图书事务所时如是说。尽管如此,一些勇敢的编辑和出版商仍然顶住业内人士的种种非议,设法让独立出版社和非赢利机构利用有限的翻译资助基金,把全球的文学精华引入到美国。

  为了能顺利出版翻译作品,一些出版社转向诸如NEA的部分美国基金组织寻求帮助,但是在优先资助的对象中,翻译文学往往排在视觉艺术或音乐等项目的后面。其中,PEN美国中心基金最高可给译者个人提供3000美元的津贴,资助他们翻译那些有希望被出版的外文作品。

  在欧洲,一个资助本国文学被翻译介绍到海外的机构网络正在蓬勃发展。从爱沙尼亚到匈牙利,几乎每一个欧洲国家都提供这种对外翻译资助,并大多通过政府的文化事务管理部门来实施。许多亚洲国家也已经建立或正在建立类似的项目。各国规定的资助范围和限制各不相同,但平均资助额度为翻译总费用的40%-70%,有一些项目会对列入其推荐书目的作品提供更高额度的翻译资助。

  群岛图书公司(ArchipelaGo Books)是美国一家专门出版翻译作品的非赢利性出版社,它仅依靠外国的翻译资助就可以保持经营平衡和再版书目的不断增加。公司创办人吉尔・斯库曼说:“虽然我们在开展翻译出版业务之前就知道有资助基金存在,但能得到这些基金的大力支持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期。”文学风险投资基金(Literary Ventures Fund)曾经和群岛图书公司合作出版了该社历史上最成功的一本书《太阳之门》(Gate of the Sun,伊莱亚斯著),该基金组织的负责人认为,美国人尚未充分利用外国的翻译资助,原因是大多数美国出版商都还没有申请资助的意识。相比之下,Grove/Atlantic出版社比大多数美国同行更了解各种外国翻译补助津贴,并从葡萄牙图书与图书馆协会(PortuGuess Institute for Book and Libraries www.iplb.pt)赢得了一项资助。尽管如此,该社编辑艾米?汉德蕾仍然表示:“我们在出版法国的《凯瑟琳女士的性生活》(The Sexual Lige of Catherine M,…….)一书时,没能得到资助,很大原因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法国有这样的资助项目。结果,自此之后,法国文化部开始对其翻译资助项目进行大力宣传,其网站是www.frenchbooknews.com。

  相比美国出版商的不甚了解,翻译津贴却是很多外国出版商都知道的基本知识。“根据我的经验,那些提供翻译资助的机构往往和欧洲出版商接触密切,和美国出版商的联系就弱得多。”汉德蕾说。看过去几年波兰图书学会(Book Institute of Poland)资助出版的图书目录,就很能说明这一问题。在总计500多种受资助出版的波兰图书中,只有10本是由美国出版社出版的(其中3本出自ArchipelaGo公司),而法国和德国分别出版了27本和43本。美国人之所以获得的资助少,不是因为美国人被资助基金组织回绝的次数最多,而是他们根本就没申请资助。

  Nan A.Talese/Doubleday公司曾经在丹麦文学中心的帮助下,从丹麦文学艺术委员会申请到一项资助,翻译出版丹麦作家克里斯蒂安・君格森所著的心理惊悚小说《例外》(The Exception),该书在丹麦畅销书排行榜的上榜时间长达一年半。此书的美国编辑洛纳・欧文说,和丹麦文学艺术委员会的合作对他们非常有帮助。尽管其资助额度通常只有3500美元到8500美元,根本不足以支付整个翻译费用,但作者还可以参加丹麦艺术委员会的出访团,出席在国外举办的图书首发式和图书巡回宣传。

  同样,挪威海外文学组织(NorweGian Literature Abroad,www.norla.no)也赞助作者在海外推广被资助出版的图书,并像其他资助基金一样进行传统的翻译资助。挪威海外文学组织创建于1978年,是欧洲最早的翻译资助项目之一,资助出版的图书超过1000种。兰登书屋曾经接受该组织的资助在英国出版了挪威犯罪文学作家卡林・佛苏姆和乔・尼斯博的小说。在美国,去年7月哈考特出版了佛苏姆的《拿着蜡烛的恶魔》(Devil Holds the Candle),8月VintaGe公司推出了尼斯博的《魔鬼之星》(The Devil’s Star)。挪威海外文学组织还资助提交给外国出版商的样本翻译以及图书概述和各种图书基本要素的翻译。

  其他比较重要的欧洲翻译资助组织还有荷兰的荷兰文学生产翻译基金(Foundation for Production and Translation of Dutch Literature,www.nlpvf.nl/)和瑞典的瑞典学院(Swedish Institute in Sweden, www.si.se)。而拥有30年历史的德国歌德学院(Goethe-Institut, www.Goethe.de)已资助了4000多种德语书被译成45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

  在亚洲,一些资助项目诸如日本文学出版计划(Japanese Literature Publishing Project)和韩国文学翻译学会(Korean Literary Translation Institute)则更多地意识到,他们需要向世界推广其文学和文化,而不仅仅是提供本国图书的翻译资助。日本文学出版计划(www.jlpp.jp)的做法是代理翻译推广书目中的书稿,之后将完整的译稿交给指定的出版商。在图书翻译版本出版后,它再出钱购买2000册免费分发给世界各地的公共图书馆和教育机构。此外,它还会分担译作的出版成本。韩国文学翻译学会则根据要翻译出版的韩国古典文学或当代文学作品的长度和翻译难度,提供最高为大约1.66万美元的翻译资助,并提供上限为3000美元的营销费用用于在目标国家展开推广。

  但是资助一般都是有限制条件的,比较典型的是只有当翻译图书出版后寄送样本给有关资助机构,资助机构才会提供给出版社翻译津贴。可对于那些资金紧张的出版社来讲,不先拿到补贴就没办法开始翻译工作。特别的限制条件可能令申请资助的过程变得冗长而繁琐,有时还会因为没有在最后出版的图书中注明由某某机构赞助出版而错失已获批准的资助津贴。尽管这种情况很少发生,但在美国诺顿出版社(Norton)的责任编辑罗伯特・威尔身上,就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罗伯特本来已经获得歌德学院的慷慨承诺,赞助其出版WolfGanGG.KoepPEN所著的《悲伤事件》(A Sad Affair),但由于书出版之后,没有在版权页上按资助要求注明此书由歌德学院赞助出版,歌德学院拒绝兑现资助津贴。后来幸亏有一名熟悉德国文化的重要人士从中调停,才使资助最终得以落实。

分享到: 更多 (0)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