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鸳鸯”新译 专家:文学翻译不能急功近利粗制滥造

  近日,一本由知名学者裴钰创作的《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揭示了西方《红楼梦》译本的不当之处,由此在网上引来众网友对这些译本的抨击,甚至有人发出了“保卫名著”的呼吁。

  无独有偶。近日由上海翻译家协会举办的“改革开放30年与文学翻译发展论坛”,与会专家也就当下文学翻译存在的问题提出了批评。

  怪诞错误译文 意思南辕北辙

  在《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中,裴钰列举了众多《红楼梦》西方译本中的不当之处。他认为,在对《红楼梦》人名的翻译中,最糟糕的莫过于林黛玉了:“在早期英文版本中,黛玉被翻译成Black Jade,也就是‘黑色的玉’。此外,丫头袭人在一个译本中被翻译成‘袭击男人’的意思;在另一版本的英译本中,鸳鸯则被译成了Faithful Goose(忠诚的鹅)。怪诞的翻译还包括,将贾府四个丫头中司棋的名字翻译为国际象棋,让人啼笑皆非。”

  不仅如此,作为外宣的对外翻译也常常是谬误百出。复旦大学外文学院德文系主任魏育青介绍说,曾经有一份把中文译成德语的资料,不仅翻错了,其错误还让人家产生了误会。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院长柴明说,有些人以为翻译仅仅是语言问题,查查字典就行了,结果翻出来的东西没人看得懂。

  热门一鸡多吃 冷落难啃“骨头”

  一些老翻译家常常为一个词、一句话的翻译反复推敲,甚至为一部作品穷其毕生精力。而时下,这种甘坐冷板凳啃“硬骨头”的人越来越少。魏育青提出,一些在世界上很有影响的作品因为翻译难度大,需要花几年甚至更多时间投入其中,这类作品因此少人问津。相反,一些比较简单畅销的作品却被反复翻译,有的译者还“一鸡多吃”,通过不同的组合汇集成不同的出版物出版。

  对此,上海译文出版社副总编辑吴洪提出,现在进入文学翻译的门槛较低,越来越多的出版社介入这一领域,致使外国文学作品的版权争夺日趋激烈,哄抬版税,导致翻译读物出版成本越来越高。他举例说,村上春树的作品原本一直由上海译文出版社独家引进,目前已引进出版了30多种,但有一本村上的作品很多出版社都在抢,最后预付金被哄抬到10万美元以上。译文出版社只能选择放弃。

  文学翻译不能急功近利 粗制滥造

  一位资深编辑告诉记者,现在一本外国文学新作,半年左右甚至一个月的时间就完成翻译了。为了赶工期,出版社有时请几位译者分段包干,同时翻译一部作品。这样出来的作品,在衔接和语言风格上必然有诸多问题,译作的质量可想而知。很多译者翻译的作品,初看很流畅,可一对照原文就发现,原文中只说了一句话,译作却写出三五句甚至一小段。还有些作品完全照原文直译,读起来很拗口、别扭。

  业界专家认为,翻译作品承载着译介和传播世界各民族优秀文化的使命,它在滋养国人的同时,也让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借助语言的桥梁走出国门。所以,其意义非同一般,来不得半点马虎。当然,一些字词翻译得准确与否,本是见仁见智的事,“翻译中的迷失”也在所难免,若纯属技术上的失误,或可原谅;但若以求利为目的,以粗制滥造的文化垃圾蒙骗读者,那就该遭到众口讨伐了。(记者 姜小玲)

(责任编辑:顾爽(实习))

分享到: 更多 (0)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