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中医走向世界遭遇翻译障碍

  中西文化底子要求均高

  本报讯(记者龚瑜)中医名词“三交”(腹腔)被翻译成“三个功能合成器”,“五脏六腑”则被译为“5个仓库和6个宫殿”,诸如此类的中医术语翻译不仅难为了中医研究工作者,更令国外人士产生理解偏差,甚至无法沟通。中医英语发展落后已经阻碍了中医国际化的进程。

  目前国内中医英语缺乏统一标准,这方面的研究资料和论著数量少也不系统。国内从事中医翻译的多为英语教师,不通晓中医学科,于是就闹出了一些笑话,譬如把中医的“生气”(生命力)译为“发怒”,把“带下医”(妇科医生)翻译为“躲在裙带下的医生”,此类翻译难免让外国人如坠云雾中。另一方面,虽然国外学者一直在研究中医,并试图通过翻译将中医介绍到国外,但毕竟中西方存在语言、文化、价值观和思维逻辑上的差异。西方一位颇负盛名的中医翻译家就把中医术语“白虎历节”(关节肿痛)译成“白色的老虎在奔跑”。中医的很多描述概念就是普通的中国人都不易搞懂,让外国人理解就更难了。比如英语中有“肾”,也有“虚”,但两个字连起来英语却无法表达。

  上海中医药大学外语中心主任李照国认为,中医不同于西医,在于它是人文医学,而非纯粹的科技产物。西医与仪器及其吐出的化验单打交道,而中医的望闻问切,都重视与人的沟通。中医翻译也是最近几年的新兴专业,自从针刺麻醉术在西方引起震惊,世界各国日渐关注中医,掀起了中医翻译的热潮。

  现在国内的中医翻译教学存在着师资严重缺乏的隐忧,中医和外语两门学科需要较大的投入才能有所建树,而两者的融会贯通就更耗费时间和精力。此外,教材缺乏系统性也是困扰中医英语教师的一大难题。李照国认为专家、专论和专著是学科建立的三大标准,而目前中医英语还很难被称为一门学科,因为理论框架的缺失,中医英语只是一门“准学科”。

  学生的语言及文化底子也是李照国所担心的。中医院校的外语教学改革任务重于普通高校,学生不仅要学习大学英语,还有医学英语(西医英语)和中医英语,对于硬件和软件方面有很多要求。李照国坦言,由于学生的中国传统文化底子普遍比较薄弱,中医英语就更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众所周知,《黄帝内经》是中医学习者的圣经,学好中医必须能够熟读乃至背诵该书,但现在很多学生甚至连通读都做不到。因此,在研究生教学中,李照国要求学生学习中国古典文学,“但是从研究生阶段再抓传统文化教育,已经太晚了。”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中医走向世界遭遇翻译障碍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