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翻译图书:紧随潮流与名著新译

做公众人物的一个好处是可以拿名声和公众的瞩目去换钱,所谓注意力经济就是如此。曾经是美国总统的克林顿当然深谙此道,甫一出手便与众不同。从一开始,《我的生活》就在读者的注目下弄得沸沸扬扬,而后,有关此书欲说还休的小道消息更是吊足了读者胃口,一待图书上市,果是风靡全球,克氏应邀出走各国签名售书,好不风光得意。在国内,早有准备的译林出版社抢得先机。此书与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莫妮卡・莱温斯基自述:我的爱情》倒是相映成趣。对照两人的描述来看,确是别有滋味。

  在克氏的经历之中,“拉链门事件”无疑是读者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记得事发之时,向来不为公众所知的独立检查官斯塔尔以其不屈不挠、穷追猛打的强硬很是酷了一回。可惜此人商业头脑略逊,在克林顿的《我的生活》、莱温斯基的《莫妮卡・莱温斯基自述:我的爱情》竞相火爆之后,亦未来一本回忆录再添一把柴。而机械工业出版社的《没有任何借口》后来虽被指为伪书,不仅在美国并无作者,而且内容也出自中国作者之手,但先期的狂销使得出版者都懒得分辨了。及至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的真书出来,反倒没有多少读者理碴了。这一回,是李鬼干倒了李逵。黑旋风虽有满身力气,无奈遭遇了无物之阵,也只有望洋兴叹了。

  在其他的引进图书中,去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库切的著作《青春》、《等待野蛮人》等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火,但总体来说影响还是比较大。毫无疑问,与君特・格拉斯相比,库切的文学成就稍逊,但他的作品还是有着自身的独特性。如今的文学虽然正走向衰落,诺奖得主所引起的轰动也正在减小。但是,诺贝尔文学奖对作家而言除了具有肯定文学成就的意义之外,也是一个版权价格疯长的信号。在扑朔迷离的角逐中,奥地利女作家耶利内克胜出。她获奖后,其作品在美国亚马逊书店的网上订购量从排位第11,634,804名,迅速跃居第9名。在国内,多家出版社同时联系耶利内克作品版权事宜,后来传出的消息是三分天下―――十月文艺、长江文艺等三家出版社将同时出版她的作品。其中,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的版权多费了一番工夫,让人感到颇为不解。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出版社要出版“二十世纪曾经轰动的女性小说丛书”,中国社会科学院外文所宁瑛教授曾将耶利内克的《女钢琴师》翻译成中文,交给出版社。但由于其中有一些“出位”的性描写,出版社不敢越雷池一步,导致这部作品被“压箱底”7年之久,过了版权有效期。等到耶利内克得奖以后,出版社如梦方醒,吵着要与外方“再续前缘”。一番周折之后,总算续签了得奖小说的版权,但此时先机已失。相对于去年库切得奖之前译林出版社就出版了《耻》,两者的市场意识相差不可以道里计。

  另一本重要的翻译书是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此书十多年前由译林出版社组织15人合译出版。这个版本让很多读者不满意。不仅存在文字风格不统一的弊病,而且有一些翻译错误。有鉴于此,周克希先生决定独立翻译完这部世界名著。周先生翻译时,把原书名《追忆似水年华》改为《追寻逝去的时光》,此书第一卷《在斯万家那边》已经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

  随后,复旦大学法语系退休教授徐和瑾宣布,译林出版社已经约请自己独自完成《追忆似水年华》的全书翻译。与周克希先生选用法文老版本的做法不同,徐和瑾先生特别强调了新版本的权威性。徐和瑾认为,普鲁斯特的小说虽然已有全译本,但还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他这次翻译中,疑难问题均由普鲁斯特研究中心主任的让・米伊米伊先生解答,第一卷提出的问题多达500多个。另外,法国普鲁斯特之友协会也对他的翻译大力支持。该会秘书长米蕾伊・纳蒂雷尔女士于去年上半年寄来由她评注、弗拉马里翁出版社刚出版的《斯万之恋》,其中的注释十分详细。她还亲自拍了伊利埃・贡布雷的普鲁斯特博物馆室内的二十来张照片(在法国,参观者禁止在室内拍照),供徐先生译本插图之用。该会会长让・皮埃尔・昂格雷米先生(作家、法兰西语文学院院士、法国中国年法方主席)于去年10月初特地打来电话,表示鼓励。

  徐和瑾先生还透露,自己翻译的《追忆似水年华》第一卷原计划今年年底出版,但是由于还有近十万字的索引需要翻译,所以只能推迟到明年出版。对于读者来说,像《追忆似水年华》这样的世界名著,多出现几个译本的好处是选择性更大了,他们可以根据自己喜爱的文字风格各取所需。

来源:大连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翻译图书:紧随潮流与名著新译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