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外商难解义乌之谜:学历最高的竟是翻译

圣诞节又要到了,西方国家的孩子们兴奋地等待着新鲜有趣的圣诞礼物。孩子们不知道,他们的礼物此时正在一个叫做义乌的中国县级小城市,生产、包装、验关、装船。在这个号称世界超市的地方,每年为欧美圣诞节市场提供了90%的圣诞礼品。

  此时此刻,来自世界各地的玩具采购商齐聚义乌,而即使在平时,义乌常年也驻有4000多名外商,他们代表着美国、德国、日本、阿联酋、巴西等10多个国家的100多家公司,从事外贸代理和进出口贸易。

  圣诞前夕,记者来到这座热闹的浙江小城。

  “国际市场的一张标签”

  “谁先发现义乌,谁就先成为富翁”,正在用餐的也门客商默罕穆德说。他4年前来到义乌做鞋和服装贸易时,根本没想到能在中国发财。现在,33岁的默罕穆德把妻子和孩子也接来义乌,准备做长远打算。与记者短暂交谈间,不断有前来进餐的也门商人过来跟默罕穆德打招呼。

  默罕穆德告诉记者,在义乌小商品市场形成以前,也有不少中东商人在中国做生意,他们上东北、下广东、跑海南,从中国各地采购货物进行贸易。“但是,这样走南闯北令我们疲于奔命,长途跋涉也使得经营成本很高,我们便急切盼望一个可以批发中国小商品的集散地。”默罕穆德笑着说,“真主保佑,义乌小商品市场就在这个时候诞生了。”“于是,我和我的阿拉伯朋友都把公司搬到了义乌,现在,这里的商品价格虽然比从东莞、顺德进货稍贵一些,但是省去了长途跋涉和出差的开销,其实也差不多。”“更重要的是,义乌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国际市场上的一张标签,中国的小商品只要是义乌经销的,就很容易找到买家。所以,中国各地的生产企业也都把产品运到义乌来推销,我们足不出户,就可以在此订购到全国各地的商品。”默罕穆德说。

  “便宜货”的隐忧

  和默罕穆德不一样,来自印度的森班丹现在还不是老板,他是香港行隆有限公司的一名高级雇员。不过,森班丹笑着对记者说,按照目前的生意势头,不用多久他就可以挣够钱自己开一家贸易公司了。

  这位在美国接受高等教育的印度人操一口纯正的英语。他说,在美国跨国公司销售部门多年的工作经验,使他很容易找到这样一份高薪的工作。

  但是,高薪的背后是“高辛”。森班丹给记者看了他本月的日程安排:“2号~5号,去杭州仓库验货;7号~15号,去河北保定签协议;16号~18号,去上海接董事长来义乌视察……”

  在提及义乌为什么可以发展到今天的时候,森班丹感慨道:“我见到的义乌人,普遍有着务实、精明、诚信的品质,和他们做生意,不用担心上当受骗。我觉得这是义乌小商品市场能够发展到今天的重要原因。”

  同时,森班丹也委婉地提出了义乌小商品市场存在的问题。

  他说:“我们公司以低价从义乌购买商品,大多数销往非洲、中东、南美洲的国家,低价买进也以低价卖出,通过量大来赢得利润。但是,这里的商品很难打入欧洲、北美的发达国家,他们宁愿花高价从日本、韩国采购更加精致的小商品。”“我们销售到肯尼亚的钥匙圈,虽然不很美观,但是结实耐用,它的单价是10美分,每只利润为3美分;同样一个日本生产的钥匙圈,成本稍高一点,但做工很精细,就可以在美国的超级市场每只卖到2美元,单品利润是1.5美元。”“所以,我们希望义乌也能生产和批发档次更高的小商品,占领发达国家的高端市场。这样,不仅中国的工厂挣得多,我们的日子也更好过了。”森班丹希望中国媒体可以帮助他呼吁一下。

  学历最高的竟然是翻译

  森班丹介绍了一位他的美国朋友山姆给记者认识。山姆是一家美国外贸公司的董事长,主要业务也是把从义乌采购的商品出口到一些发展中国家。

  山姆向记者表示了他一直以来的一个疑惑:“为什么义乌的外贸公司这么多,却很少有中国人开的?”

  山姆说,义乌的大多数外贸公司,都是美国人、欧洲人、韩国人、中东人设立的,中国的外贸企业屈指可数。中国人似乎只对小商品的生产、运输、集散、批发感兴趣,他们难道没有能力自己将产品出口到海外吗?

  山姆举了一个极端的例子:前不久,有一家韩国公司的经理携款潜逃,并卖光了所有库存货物。他的中国供货商一下子全傻了,这回连债务人都找不到了。而如果客户委托的是中国公司,他们好歹还可以申请法院查封外贸公司在本地的财产,或者冻结它的银行账户。

  山姆对记者说:“我在中国的北京、上海见到很多优秀的商业人才,也准备招聘他们,但他们都不愿意到义乌来,说在这里做生意根本用不着他们的知识。我说哪里有钱挣就应该去哪里,可他们不相信我。现在义乌学历最高的中国人是翻译,这在美国是难以想像的!” (杨亮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译网』 » 外商难解义乌之谜:学历最高的竟是翻译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