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网
语言行业资讯

北京算命骗术升级 聘学生当翻译给老外算命

  位于北京市东城区的雍和宫外历来是算命“大仙”聚集的地方,本报曾对这里的算命骗局进行过报道,当地的警方和综合执法部门也曾经对这一现象进行打击,但由于“大仙”们隐蔽性极强,收效并不显著。

  日前,记者再次对这里的 被过滤广告

算命骗局进行了暗访。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暗访中几名“大仙”的骗术明显有了升级版本。 

  暗访・店铺 

  门口有人把风余光观察记者 

  9月17日下午,记者在知情者的陪同下来到了雍和宫大街。知情者介绍,这条街两旁的香火用品店里都有算命先生“坐堂”,“业务”涵盖了批八字、算命、改命运、看风水及做法事等几乎所有内容。 

  记者随意走进几家店铺,向经营者询问是否有“大仙”,经营者都表情紧张。一名经营者看了记者半天后回答:“我们这里没有”。 

  知情者指着站在街头和诸多店铺门口的一些人说:这些人都是各个店里的,任务就是把风,一旦见到有穿着正统、行为举止不像是游客的人就会密切关注。毕竟这里被打击过了多次,“大仙”们都害怕了。 

  在指点下,记者看到在雍和宫大街的两头始终有几个人或站或坐地在一起闲聊,而每个店铺门口站的人也都在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记者。 

  为了能够暗访成功,记者更换了一套休闲服饰后再次来到了雍和宫大街。 

  “办公室”多雷同一桌一椅一人 

  记者发现,这里的店铺结构几乎都是一样的。前面是经营佛教用品的商店,后面就是“大仙”们的“办公室”。 

  所谓办公室其实大多很简陋,一般都是墙角堆放着大量的纸元宝等物,屋子中央摆着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个算命先生坐在桌子后面。 

  知情者介绍,这种格局大多是为了逃避执法部门的打击。 

  一旦有来查处的执法人员,算命先生立即摇身一变成为店铺里的工作

  人员或是老板。而那些前来求神问卜的客人几乎都不愿意配合指认算命的“大仙”,所以对他们的打击也就很难开展。 

  暗访・亲历 

  “表里都记录着,肉眼凡胎看不到” 

  在一间佛教用品店的后屋里,记者见到了一名头发花白的“大仙”。据站在店铺门口的人介绍,这名“大仙”在雍和宫一带已小有名气。 

  这名“大仙”的算命手法很“新颖”。“我是把人的基因,也就是DNA融合到人的命运里。人有48组基因,而人的命运又有八八六十四种变数。我把这两个数据结合到一起,潜心研究了30年才研究出了基因算命法。” 

  说着,“大仙”拿出几个塑封的图表,那上面人体基因的结构图案完全是由八卦的图案构成的。 

  这名大仙指着图表说:“你们看,这是一张人体的脱氧核糖核酸图,我却能从中看出每个人的信息,并且从这些信息里看到你将来会得什么病。至于你想算的官运、财运乃至婚姻,都在这张表里明确地记录着,只不过你们肉眼凡胎看不到。” 

  “我正准备将这套理论申请国家专利” 

  随后,“大仙”在一张纸上用笔画出一些人体基因的局部图。 

  “我经过30年的研究发现,基因排序不同其实就是记录每个人的信息不同。这是从易经的角度上发现了基因的真正作用。”大仙称,“我正准备将这套理论申请国家专利,到那时恐怕你们在这里就找不到我了,我有可能会到处去讲学。” 

  根据这名“大仙”的价码,给普通人算命的收费标准是360元,如果经过推算是富贵命的人,价格将涨到一千元甚至是几千元。 

  最后“大仙”神秘地看着记者说:“你的面相有帝王之相,恐怕没个三千两千的,我不会给你看的。”当他看到记者起身欲离去时,忙改口说,“如果是价格问题的话咱们可以商量,要是嫌贵几百元也行啊……” 

  “一见面就可以感受到身体上的某种疾病” 

  与雍和宫大街垂直的国子监大街上,有一家门脸房打着“禅医”的招牌。 

  店里的一名年轻女子向记者介绍:“禅医是一门医学。不需要在医院照X光照片,不需要进行化验,只要一见面就可以感受到你身体上的某种疾病。” 

  这名女子说:“我们是本着治病救人、功德无量的精神才把这门学术拿到尘世来的,否则这门学术只能在禅学界内部流传,你们普通人是不知道的。” 

  该店铺的收费价格也是高得离奇,“禅医”确诊一次收费最低1000元,高的竟然要5000元。记者假称没有带足够的钱,走出了店铺。 

  那名年轻女子突然追了出来:“您一进门,我们看病的先生就发现您有毛病,先不谈钱,你回来看看吧。” 

  记者再次走进那家“禅医”店铺,一名男子很热情地接待着。当记者称只带了不到100元时,那人态度马上冷淡下来:“那你改天带够了钱再来吧……” 

  暗访・发现 

  聘学生当翻译给老外算命 

  下午3点左右,一个外国人组成的旅游团来到了国子监大街。记者发现街两边店铺里的算命先生马上跑了出来,用英文向那些外国游客高喊着“divine(占卜)”。 

  如果有游客感兴趣,算命先生马上会喊来一直在街上闲逛的几个年轻人。当几个年轻人得知游客所讲的语言后,就会有一个专门讲这种语言的年轻人留下,带领游客到店里进行算命。其他的几个年轻人则又开始寻找新的生意。 

  记者与那几个人闲聊得知,他们都是大学的学生,学什么语言的都有。 

  原来,这里的算命先生往往要做一些外国游客的生意,会叫他们来当翻译。一般来说,算一次是500元人民币,翻译从中提100元。 

  对话“大仙” 

  9月17日下午3点左右,记者与国子监大街上一名坐在门口喝茶水乘凉的“大仙”攀谈起来。 

  一天可赚几千元 

  FW:你们干这行的一天能赚多少? 

  “大仙”:这事情说不准,兴许一天不来一个客人,也许一天来十几个客人,赚上个几千元。 

  算不出哪天客人多 

  FW:自己就不能算出哪天客人多,哪天客人少吗? 

  “大仙”(笑着):我要是能算出来,就不在这里了。 

  FW:你们不也都能说得人家信服吗? 

  “大仙”:其实说白了就是察言观色。这年头人都愿意听好听的,先用好话哄住,再编俩吓人的事吓唬一下,求个签、画个符还不都是我说了算。 

  不怕被骗人举报 

  FW:你们不怕有人查吗? 

  “大仙”:怎么不怕?但是我们这行隐蔽性强。就算有人来查,我就说是和人聊天呢,谁能有证据证明我们是在算命啊? 

  FW:不怕被骗的人举报你们吗? 

  “大仙”(笑了):来算命的人一般都迷信。只要不是被骗得太狠,一般不会来找麻烦。他们也怕我们利用生辰八字把他们的运程弄坏喽! 

  外国人也信这东西 

  FW:奥运期间生意好吗? 

  “大仙”:这段时间生意还好呢!外国人多,我们的“外快”也就多。其实外国人也信这东西啊。

稿件来源:法制晚报

分享到: 更多 (0)

译网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