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Posts 评论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文化 » 为啥在欧美市场日本文学比中国文学更“吃香”?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说起东方文化,欧美民众理解更多的是“日本文化”。在当代文学领域,欧美读者熟悉的东方文学也以日本作家为主。如今,这一境况似有改变。

  借助着海外出版机构的帮助,新一代中国小说家的优秀作品正在逐渐走进英语世界。

  据亚马逊资料显示,从2014年底在中国设立专门团队负责寻找和发现优秀中文作品以来,短短一年就已经组织翻译并出版了7部中国当代文学作品,且收到了较好的反响。其中,作家路内的《少年巴比伦》讲述了一个年轻人在成长过程中寻找自己、认知世界的故事,引起了海外读者的情感共鸣,在最近美国和英国的亚马逊亚洲文学作品排行榜上的排名都十分靠前。

  《少年巴比伦》的火爆并非特例,作家阿乙的《下面,我该干些什么》的英语版《A Perfect Crime》也在今年五月于英国出版,《华尔街日报》及《洛杉矶时报》还刊发了《A Perfect Crime》的书评。作家小白的《租界》的英文版权则被哈珀·柯林斯集团以6万美元的高价买下,并于今年七月出版。而在此之前,《租界》已经有了意大利版、法文版,德文版和荷兰文版。

作家路内

作家路内

 “中国文学正在慢慢崛起”

  对于作品的海外发行,小白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欧美读者对中国文学中故事的语境的陌生感在降低,这是中国现代文学作品开始走向海外的背景之一。“交流确实在增多,一些外国作家、文学业内人士、出版人都会中国作品有兴趣,总体状况比以前要好一些。”

  《A Perfect Crime》在英国出版时,阿乙曾为出版方捏了一把汗:“出版后英国的出版公司曾请我去伦敦等几个城市做活动,当时我还有点惊讶,毕竟这些活动费用会抵消书的一部分收益。我自己也在想,出版公司为什么花这么多力气去推一本可能并不畅销的书。”阿乙的作品中多为短篇,《下面,我该干些什么》近6万的字数已经算起作品中最长的一部,牡丹花版权代理公司请了中、英双方的评估人来评估,觉得《下面,我该干些什么》是当时阿乙作品中最适合海外发行的。“市场能接受是一个原因,另外版权代理公司有时候也不全为钱,他们也起到了桥梁的作用,去挖掘一些他们认为值得推出的作品。”

  在欧美图书市场上,日本文学作品远比中国作品来得“吃香”。小白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日本文学作品畅销有着多重原因。“早在20世纪初,欧洲就对日本文化有所认识,这种认识不仅局限于文学,还有美术等。许多日本作家定居在国外后也在用西方语言书写,所以日本文化本身在欧美就已经形成了符号,尤其是日美在二战后保有的特定关系,在统一阵营的背景下文化当然也更容易接触和亲近。”

  路内则认为虽然中国现代文学作品在市场上还处于弱势状态,但不应妄自菲薄,日本文学畅销背后也存在着其过于市场化的弊端。“从现在的日本文学,已经很少看到实验性、有价值的、有文学突破的作品,我觉得当代中文文学不比日本差,尤其是将台湾、马来西亚、加拿大等华语写作作品包括在内,价值肯定要比日本要高。”阿乙对中国文学在海外的影响力较为乐观:“日本文学是慢慢发展起来的,中国文学也会得到发展。中国文学正在一个慢慢崛起的过程,一二十年后,世界文学舞台的中心会是中国。”

  尽管这几年走向海外的中文图书越来越多,中文作品受到的关注也不少,但与日本文学在世界市场上的接受度相比依然存在差距,想要成为世界文学舞台的中心,想要完全进入西方主流世界,“一二十年可能还不够”,相比于阿乙的观点,路内显得有点保守:“除非这些作家都能用外语清楚表达自己,同时国家对于整个文学写作、艺术把控能再放松一些。”

  小白的《租界》的英文版权曾以6万美元的高价创下记录,面对这样的成绩,小白依然依然持谨慎乐观的态度:“据我所知,华人作品的销量在国外所有图书的比重中依然很低,其主要读者是一些有中国生活经历或正在中国大城市生活的外国人,只有少部分是纯外国读者。”小白说,以自己的《租界》为例,被科林斯集团买下可能是个完全偶然的行为,由于科林斯集团在业内的领头羊效应,版权费才水涨船高。

 为自家的读者书写

        如何让外国读者接受中国作家的写作方式和创作理念?路内说写作时不会特意考虑外国读者,当一个作家升起了“想让全世界读者都读懂”的企图心之后,会影响其创作叙述心理。“对一个作家来说,你知道世界的口味是什么样,与你遵从世界口味,是两码事。不过当你意识到这个问题后,你不在乎了、放开了,回归到作家本真初心时,也许会更放开手脚。”

         阿乙也直言,不想变成为别人写作的人,不会主动去考虑外国读者的审美习惯。小白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对于中国作家来说,如果作品能在国家上有知名度、影响力当然很好,但自己家的读者还是根本的,也是最重要的。”

  欧美读者对于中国与中国文学的兴趣在不断增加,想了解当代中国人的精神状态、生活状态与生活经历,而阅读现代文学作品,无疑是了解当下中国的有效途径之一。作为新一代中国小说家的代表人物,阿乙、路内和小白的作品还在陆续被翻译到海外。2014年11月,阿乙和意大利的出版社签下了另一本小说《早上九点叫醒我》的书约,《下面,我该干些什么》的法文版也已经在翻译中。路内的短篇集《17岁的新骑兵》,英文版甚至会赶在中文版之前上市,《花街往事》的英文版也将于明年年底登陆英美。

  对于新一代中国小说家来说,走向世界的征程才刚刚开始。



来源 : 澎湃新闻

© 2002-2015 『译网』  |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188号 |  闽ICP备09004873号 | 订阅:Posts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