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Posts 评论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译界人物 » 玄奘:佛经的“五不翻”原则

生平简介

玄奘(602年-664年),汉传佛教史上最伟大的译经师之一,中国佛教法相唯识宗创始人。俗姓陈,名袆,世称唐三藏,意谓其精于经、律、论三藏,熟知所有佛教圣典。早年于洛阳出家,出家后遍访佛教名师,四处参学游历。贞观三年,玄奘从京都长安出发,历经艰难抵达天竺,游学于天竺各地,贞观十九年回到长安,在大慈恩寺等寺院进行研究和翻译佛经,组织译经,共译出经、论 75 部,1335 卷。所译佛经古印度佛教保存了珍贵典籍,被称为中国佛教史上四大译经家之一(其他三位分别是鸠摩罗什、真谛、玄奘、不空)。

“五不翻”原则

据台湾学者曹仕邦考证,“五不翻”原则最早记载于南宋法云《翻译名义序》第一卷〈十种通号〉第一“婆伽婆”条,原文如下:唐奘法师明五种不翻:一、秘密故不翻,陀罗尼是。二、多含故不翻,如“薄伽梵”含六义故。三、此无故不翻,如阎浮树。四、顺古故不翻,如“阿耨菩提”,实可翻之。但摩腾已来存梵音故。五、生善故不翻,如“般若”尊重,智慧轻浅。令人生敬,是故不翻。此处“不翻”并不是指不翻译,而是说“不意译”,而是音译。

一、具有神秘色彩的词不翻,佛经里有许多咒语,比如“陀罗尼”翻了则会失去其特殊的意义,所以不翻;

二、含义多不翻,即一词多义的梵文不翻,如“薄伽梵”一词有六种意义,故保留原文,只作音译;

三、此土所无不翻,即在译语文化中没有的事物概念不翻,如佛教中的“阎浮树”是印度特有的一种树,应音译;

四、顺古不翻,即约定俗成的词语应该遵循习惯采取音译。如已有古人把某些佛教专用语译出,如“阿耨菩提”,虽可再译,但造成混乱,因此最好要照用古人翻译,不再作新的翻译;

五、生善故不翻是指有些词汇用音译能令人生尊重之念,否则容易等闲视之。比如,梵文里“般若”的意思和智慧差不多,但如果我们把“般若”翻译成“智慧”就显得轻浅。

简单来说,玄奘提出的“五不翻”原则实际上就是“音译”的原则。由于文化差异的原因,翻译时,人们经常会在目的语中无法找到现成的对应词,这时往往采用音译的方法。英译汉中音译的现象非常普遍,其表现形式主要有威妥玛拼音和汉语拼音,如KungFu(功夫)、Kowtow(磕头)等就是威妥玛拼音的形式。

“五不翻”原则在翻译中的应用

“五不翻”原则为音译方法提供了一套准则,在现代翻译中的应用是十分广泛的。

一、秘密故不翻。对于具有神秘色彩的词语采取音译,这一方法一方面能够保持它的神秘性,另一方面有利于保持广大的佛教信徒对佛的敬畏感,这对于佛教的发展来说是十分必要的。因此,这一原则基本应用于宗教领域。在我们处理一些宗教词语时要考虑采用这一原则。“但同时也必然会影响佛经内容的有效传递,比如像《大悲咒》这样的大段陀罗尼,全文共84 句,也完全采用音译,难免会令诵读者只知其声而不解其意。”

二、多含故不翻。有的词语涵义十分丰富,意义广阔,在目的语无法找到对应词能完整地涵盖其所有意义,这个时候就要采取音译的方法。比如,阴阳一词,涵义宽广,凡是对立的事物都可称之阴阳,所以,目前采用的汉语拼音yin yang是比较妥当的译法。还有“道”一词,仅用“way”是无法解释出“道”的意义,所以采用音译的方法,译为“Tao”或“Dao”都是恰当的。而对于“国学”一词,很多人用“sinology”来解释,但提到“国学”时,我们想到的都是中国人自己对这方面学问的研究,而提到“sinology”,我们感觉它是外国人对这方面学问的研究,因而,用“sinology”一词翻译“国学”是不妥的,我们可以采取汉语拼音“Guoxue”来翻译。

三、此无故不翻。一事物为一种文化所有,而另一种文化没有,这时就要采用音译的方法。这类的例子很多,比如在翻译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运动、食物、中医、乐器等富有中国特色的词语时,就可以采用音译形式,如太极拳:taijiquan,粽子:zongzi,馒头:mantou,饺子:jiaozi,二胡:erhu,琵琶:pipa,秧歌:yangge 等等。当然,在翻译其他文化中仅有的东西时,我们也采用音译的方法。比如,chocolate:巧克力,coffee:咖啡,brandy:白兰地,ballet:芭蕾,waltz:华尔兹,aspirin:阿司匹林等等。

四、顺古故不翻。对于一些约定俗称的词汇,如人名,地名等,已经广泛传播,人们已经知晓,为了防止混乱,我们要沿袭以往的翻译。人名比如Shakespeare:莎士比亚,Hamlet:哈姆雷特。地名如澳门:Macau,香港:HongKong等等。当然,约定俗成并不是一成不变,随着社会的发展以及文化交流的加深,有些译法可以根据情况改变。如,北京曾被译为Peking, 但目前Beijing这一拼音形式也和Peking并行不悖。
五、生善故不翻。有些有着特殊意义的词汇,如果意译,显得轻浅,而音译,因为保留了神秘感,显得庄重,饱含敬意。比如,“推拿”一词,被译为massage就有损“推拿”这种疗法在中医学中的崇高地位,采用音译法Tuina比较好。最典型的例子当属“龙”的译法。我们知道,“dragon”一词在英文中的形象是凶残的,邪恶的,所以把“龙”译为“dragon”大大损害了“龙”在中国这一高贵,威严的形象。

sl030111_06

© 2002-2015 『译网』  |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188号 |  闽ICP备09004873号 | 订阅:Posts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