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Posts 评论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 » 经验分享 » 从《抉择时刻》到《乔布斯传》 出版业翻译尝试“互联网众包”

        (作者 郑爽)“有一次放学后,母亲在校车到站停靠的附近(at the end of the driveway)接我回家。”小布什在他的自传《抉择时刻》(Decision Points)中这样回忆。也许只有美国人才能一读就知道作者想表达的意思,绝大部分读者在原文这段看似平淡无奇的描述中体会不出什么。

        缘由是,在美国只有小学生的母亲才会到自家校车车站附近接孩子,这对于当时已上九年级的小布什来说是件比较丢人的事情。小布什自传的中文译者增加了这样一段解释之后,作者的内在意思才被说清楚。

        也许很多人以为图书的翻译就是简单的语言切换,其实不然,专业的译者还需消除不同国度间因文化、生活环境的不同造成的理解隔阂,同时还需注意翻译语言的风格问题。

        也正因为如此,在传统的图书翻译出版过程中,出版方对译者的寻找一般基于过往熟知的专业译者,即所谓的“单向寻找,定点投放”,而译者的翻译过程也是全封闭式的。

        但当看到《抉择时刻》、《史蒂夫·乔布斯传》的译者一栏中清晰地写着“东西网”时,这意味着传统的翻译出版流程已悄悄地发生了某种变化。正如上述两本书的出版方、中信出版社主编王强对《第一财经日报》所说的那样:“传统线下的翻译流程已搬到了线上。”

        “同步化是很重要的管理手段,互联网众包模式会越来越多,以后还会扩散到网络视频的制作。”北大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

         这样工作方式究竟正如何改变着出版业的传统流程?在这种开放式的工作过程中出版方和翻译团队又该如何确保质量?

实施互联网“众包”

        2010年12月的一周,张文武在网上发布公告紧锣密鼓地进行招募译者的工作,他所在的中外文化交流多语种社区——东西网受到来自中信出版社的委托:翻译小布什的自传《抉择时刻》。身为东西网的总编,张文武很兴奋,这意味着自《失控》(凯文·凯利著)的成功翻译后,东西网的商业化运作又向前推进一步,但他也很紧张,因为时间很有限。

        于是除了在线上招募译者之外,张文武同时在线下直接联系专业译者,然后根据试译的质量对译者进行筛选,一个星期之后6名译者组成了一个团队。

        谈及为何不遵照传统的方式转而考虑找东西网做翻译时,王强回忆:“等我们拿到这本书立项出版后留给翻译的时间已不多,这种情况下,我们想到东西网创造的翻译《失控》的方式,在互联网众包模式运作下的《失控》翻译效率很高。”

        何为互联网众包模式?东西网创始人赵嘉敏解释:“众包,即用社区的力量去选题、翻译,并把成果提供给相关客户,然后再把报酬返回给社区分享。”《失控》的翻译更是体现了典型的互联网众包风格。起初只有一名译者,半年仅完成四分之一工作的情况下,赵嘉敏通过网上招聘实施众包,结果来了10多名译者。于是便有了开头张文武招募译者的一幕。

        最后的结果让王强喜出望外:“传统的方式下,找一名译者翻译这本书大概需要一年的时间,但东西网一个月便完成了,起初我们担心质量以及多人翻译可能导致风格不统一的问题,所以找统稿的负责人来看,却发现质量很好,风格也一致。”

协同效应“1+1>2”

        一群背景迥异的人,在互联网上松散地凑一起,然后创造出惊人的工作效率?这背后一定不会如此简单。

        东西网、译言网图书主编李婷在接受本报采访时道出其中的秘诀之一:“人是核心,是重中之重,所以在发起协作翻译时,一定要认真筛选译者。有目的地向熟悉相关内容的专业译者投放招募信息,再对参与报名的译者有目的地进行考核。”

        而李婷认为这是众包模式给传统的出版流程带来的变化之一,译者不再是简单的“单向寻找,定点投放”,而是出版方和译者的双向选择:有兴趣的译者来试译,足够优秀的出版方来挑选。

        但要最大化地发挥每个参与者的能动性,好的协作规则必不可少,这便是众包模式要确保成功的第二个秘诀。如何分工?除了翻译之外,是否还需要别的角色(比如有人专门负责背景知识审校,语言风格统一)?如何安排自校与互校?这些都需要合理地安排协作流程。只要做好“人”的筛选和制定合理的协作规则,李婷相信协作翻译会产生“1+1>2”的效果。

        在《抉择时刻》的翻译过程中,译者之间的分工根据个人的兴趣和特长来定。为了后期统稿的便利,译者将各自负责章节中的人名、地名、机构名、术语等汇总到表格中;存在疑问的地方,译者在括号中加以说明,以备责编和审校复查;为确保译文的精髓,译者向熟悉美国本土文化的人请教,然后将经过核实的资料特别加以说明发给他。

合作要找平衡点

        在同个社区平台上,任何问题可以分享,心得可以分享,错误可以分享,最终都为完美译文而服务,传统的全封闭式译文翻译过程变成以沟通和交流为基础的开放模式,出版业的工作模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此外,出版社对于翻译组织有了更多的掌控性和灵活性,李婷认为这些都使得最后的作品在时间上、质量上和专业程度上都得到提升。

        由于时间有限,东西网对《抉择时刻》的译稿进行了初步的整理,后期的审校、加工都由中信出版社负责。在王强看来,协作环节控制当归功于相互之间的监督。但对于互联网众包的选择,王强有自己的判断:“如果时间不是很着急我觉得没必要,在成本、效果等方面要找平衡点,而且要找合适的风格,因为工作团队大致会有自己的一个风格。”

        事实上,东西网也在尝试其他领域的“众包”式工作模式,比如,东西网在数字出版领域也推出了计划,并开始在视觉化新闻领域开展尝试。东西网和译言网也成立志愿者团队“译制工房”专门翻译类似的新闻视频。

        陈少峰教授也注意到互联网的同步化是一种很好的管理手段,如果具体的管理能实施到位便能变成很好的工作模式,效率也会很高。他预计:“这种方式以后会越来越多,还会扩散到网络视频的制作上。”他提醒说,“但工作团队形成权威很重要。”(作者 郑爽)

 



来源 : 第一财经日报

回复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提交评论。

© 2002-2011 『译网』  |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1188号 |  闽ICP备09004873号 | 订阅:Posts · Powered by WordPress